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278章
    七夕节盛宴,就这么收场了。皇室宗亲有不少受伤的。但是,好在都没有性命危险。

    侍卫们将众人疏散,一边安抚,一边送回家去。

    这边,梁尔尔依依不舍松来了邹蓝的衣服。她现在皇后娘娘,这么拉着其他男人确实不妥。

    邹蓝此时一身侍卫打扮,梁尔尔不仅偷瞄了好几眼。邹蓝回头看着她。相爱的人,即便是眼神接触,也仿佛粘的化不开的糖。

    “太后!太后!”忽然,一个宫人惊呼一声。

    梁尔尔连忙看过去,只见太后昏了过去。

    刚才送走宗亲的时候,太后站在一旁,看起来一点事儿也有,如今宗亲大部分都走了,她却忽然支撑不住了,昏倒了。

    “初四!”萧见楚连忙道,“快去看看太后!”

    “传御医!”梁尔尔也吼道。

    场面再次混乱起来。

    …………

    …………

    御医迅速赶到仁寿宫,帮太后诊治。

    “太后怎么样?”萧见楚连忙问道。

    梁尔尔站在萧见楚身旁,也同样关心太后。

    徐太医行礼,缓缓说道,“太后的身体本就不太好,如今受了惊,雪上加霜……”

    徐太医顿了顿,又道“总之,这段时间,一定要让太后静养。”

    萧见楚颔首。

    太医走了之后,梁尔尔跟萧见楚一起走到太后床前。

    太后倒是笑着看着他们两人“哀家的身体,哀家自己清楚。”

    太后说道,“到哀家该走的时候了……”

    “太后,您说什么呢!”梁尔尔连忙道,“您忘了您的女学堂了?”

    太后笑着看她“有你在,哀家很放心。”

    萧见楚刚要张嘴说什么,太后却抢先一步,说道“尔尔啊,以后后宫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我……”梁尔尔张了张嘴。

    “你一定没问题的。”太后说道。

    “可是太后……”

    “好了,哀家累了,让哀家休息一会吧。”太后挥了挥手,让两人出去了。

    梁尔尔与萧见楚走出太后的仁寿宫,两人对视了儿一眼,

    梁尔尔轻轻叹了口气。

    “回去吧。”萧见楚说。

    梁尔尔转身离开,这时候才发现,邹护卫又不见了,根本就是神出鬼没!

    她又长长地叹了口气,看了看萧见楚,说了一句“我先回宫了。”

    萧见这边,还想说什么,可梁尔尔已经走了。

    …………

    …………

    梁尔尔回道坤宁宫,刚要进屋,不经意一扫,扫见了一个侍卫。那侍卫对她笑了笑,梁尔尔一喜,是邹蓝!

    还真是神出鬼没了!

    梁尔尔心中微喜,但是面色看不出什么破绽来,她将宫人挥了出去。

    只剩下她跟邹蓝了,邹蓝走了过来。

    梁尔尔想要抱住他,但是走了几步之后,又忍住了,她还有气呢!

    “酥糖,好吃吗?”邹蓝忽然问。

    梁尔尔一怔“那酥糖是你放的?”

    邹蓝点头“你不是想吃吗?”

    “你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跟着你呢。”邹蓝说。

    “只有那天吗?”梁尔尔连忙问。

    “不止。”邹蓝道,“我如今进出皇宫很方便,经常能看见你。”

    “那你不来找我!”

    邹蓝“我不愿意惊动旁人。”

    梁尔尔还是有些生气,但是,酥糖也确实好吃。

    “尔尔,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跟我说啊?”邹护卫问道。

    梁尔尔忽的想起自己的正经事。

    “是,有一件事,想跟你说。”梁尔尔说着额,不好意思地搔了搔脸颊。

    “什么事?”邹蓝问。

    “我……”她想说,我坏了你的孩子,但是,不知怎么的,话到了嘴边,竟然有些不知道要怎么开口了。

    “我……”

    邹蓝认真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我怀……”

    “娘娘!娘娘!”琉璃的声音传过来,将梁尔尔一下子打断了。

    邹蓝看了外面一眼,上前一步,狠狠抱了一下梁尔尔“我先走了。”

    话音落下,邹护卫又不见了。

    梁尔尔看着走进来的琉璃,很是无语“怎么了?这么火急火燎的?”

    “是沈王爷,沈王爷求着见您……”琉璃知道宴会上发生的事情,有些愤愤,说道,“他是来给沈芳凝求情的,我跟他说,天太晚了,让他明天找皇上,但是他不,他说不见到您!他就不走!”

    琉璃比划着“人现在就在外面呢,要不是侍卫拦着,他都能硬闯!”

    “我知道了。”梁尔尔点了点头。

    “要怎么办啊,娘娘。”琉璃连忙问。

    “让他硬闯吧。”梁尔尔说。

    “啊?”琉璃一愣。

    梁尔尔道“正好给他按一个罪名,让他们父女团聚!”

    琉璃闻言,笑眯眯道“我明白了,交给她我吧!”说着,离开了。

    梁尔尔揉揉眉心,这下好了,邹蓝也走了。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哎……什么时候能告诉你爹……还有你这么个小玩意……”

    …………

    …………

    沈英堂终究是没有见到梁尔尔。他折腾了一夜,太后不见他,皇上不见他,唯一能给救她女儿性命的梁尔尔也不见他。最后,沈英堂灰头土脸离开了皇宫。他的心心念念的女儿,此时已经打入了天牢。而另一个女儿,已经回去了。

    沈归雁不住在沈王府,她现在依旧住在将军府别院。

    沈英堂想起沈归雁与梁尔尔的关系。

    “去!去将军府别院找二小姐!”沈英堂连忙吩咐车夫道。

    “是!”车夫带着沈英堂去了将军府。

    此时天已经亮了,好巧不巧的,沈归雁买了包子回来,还没进门,就见沈英堂急匆匆朝她走来。

    沈王爷穿的还是昨晚的衣服,过了一夜,皱皱巴巴,胡子拉碴,十分狼狈。

    沈归雁皱了皱眉“王爷?”

    “归,归雁……”沈英堂对着沈归雁,满眼乞求。

    沈归雁想了想,立马知道他的来意。

    “我不管。”沈归雁提着包子进门。

    “归雁!她好歹是你姐姐呢,你不能不管她啊!”沈英堂拦住沈归雁,“只要你跟皇后求情,求她饶了你姐姐一命,我什么都答应你,你娘不是想回沈家吗?!我立马将你娘的骨灰葬进沈家陵墓,祠堂里也供上你娘牌位。”

    沈归雁转头看他。

    沈英堂以为她心动了,又连忙加价,说道“我以后一定一视同仁,好好待你。”

    沈归雁皱了皱眉“不用了。”

    “什么?”沈英堂一愣。

    “我不会跟尔尔求情的。”沈归雁望着沈英堂,缓缓说道,“沈芳凝想杀了尔尔,就算尔尔不杀她,我也绕不了她。”

    “归雁!归雁……”沈英堂又连忙喊住她“我知道芳凝以前做的不对,但是,你之前不是已经教训过她了吗?我们毕竟是你的亲人啊!世上唯一的亲人了啊!这层血缘关系,难道在你心里已经不重要了吗?”

    “血缘?”沈归雁冷笑一声,不为所动,缓缓说道“我的亲人,只有我娘,而对我而言,最重要人,是尔尔。”

    “归雁……”

    “王爷,我告辞了。”沈归雁转身离开。

    “沈归雁!你会后悔的!”沈英堂见求人不成,已经撕了之前的央求可怜面目。

    沈归雁不疾不徐,道“但愿,你有那个本事!”说完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

    …………

    沈芳凝硬被萧见楚关在了在天牢之中还几天了,但是,任凭影卫如何逼问,她都一言不发,上了刑,她就发疯。

    “萧见楚!让我见见萧见楚,见了他,我就什么都告诉你们!”

    初十无奈,最后只好将这件事报告给了萧见楚。

    萧见楚揉了揉眉心,将手里的折子放下了,转身天牢里走去了。

    沈归雁左等右等,终于见到萧见楚。

    萧见楚穿着常服,站在牢门外,面容俊美,高高在上,宛如初见。

    沈芳凝见萧见楚,她终于没有那么疯魔了,只是一双眼,直勾勾地看着萧见楚,像是看不够似的。

    萧见楚站着,任由她打量。

    “你终于来了……”沈芳凝喃喃,道,“你终于来了……”

    萧见楚说“朕来了。”

    沈芳凝痴痴地笑,一眨不眨地看着萧见楚。

    “说吧。”萧见楚一句废话也没有,直接问道,“殷无疾是怎么跟你联系上的?”

    “萧见楚,你只关心殷无疾吗?”沈芳凝望着他,面容凄惨。

    “不然呢?”

    沈芳凝道“你都不问一问……我这些天,是怎么熬过来了的?”

    “朕不关心。”萧见楚说。

    “可是,我想跟你说!”沈芳凝道,“我很痛苦,我很难受,但是我很想见你!见到你,我什么痛苦都值了!”

    萧见楚道“你见到朕了,先只能说了吧?你跟殷无疾……”

    “萧见楚!”沈芳凝骤然打断他,一脸地不甘心,急切问道“萧见楚,你有没有,曾经又一刻的我动心?喜欢我?”

    萧见楚干脆道“没有。”

    “一点也没有吗?哪怕是一瞬间?”沈芳凝不死心,追问道。

    萧见楚道“没有,一瞬间也没有。”

    “没有……一瞬间也没有……”沈芳凝如坠地狱,虽然,她现在也相当于是在地狱了。

    “那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啊?!”沈芳凝固执地又问道,“你是怎么看我的,是怎么看待我十几年的痴情的!”

    萧见楚稍微皱了皱眉“无所谓。”

    “什么?”

    萧见楚道“你喜欢你的,只要不妨碍到朕,便无所谓。”

    “……”

    但是,现在她偏偏妨碍到了萧见楚。

    萧见楚道;“若不是你对尔尔动手,现在也不会沦落至此。”

    “梁尔尔……”沈芳凝提起这个名字,恨的牙痒痒,“梁尔尔到底哪里好呢?萧见楚,你喜欢她什么啊!”

    萧见楚不语。

    “她到底哪里好呢?”沈芳凝十分不解,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论长相我也不输给她啊……论家世,我是王爷之女,她只是邺城商贾之女;论性格,梁尔尔既不温柔也不体贴,王爷你怎么看上了她了呢!?我想不明白,我真的想不明白啊……”

    她说着说着,骤然看向萧见楚,疑神疑鬼道“是不是她对你下蛊了!”

    萧见楚“……”

    他倒是希望梁尔尔对自己下蛊了,这样,蛊解了,自己也不会痛苦了。

    “朕来这里,不是跟你说尔尔的事情,朕想知道,殷无疾跟你之间……”

    “不!”沈芳凝道,“你不说清楚,我不弄清楚,我什么都不说!”

    萧见楚揉了揉眉心。

    “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喜欢梁尔尔,你喜欢她什么……”这是沈芳凝怎么都想不通的地方,她真的看不出来梁尔尔有什么魅力。

    萧见楚望着她,看样子,沈芳凝是铁了心要知道了。

    但是……萧见楚也一时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为什么喜欢梁尔尔?

    他也不知道,等到意识到的时候,人已经在心里生根发芽了。

    沈芳凝还盯着他。

    萧见楚缓缓闭上,再睁开,缓缓说道“心之所动,身不由己。”

    沈芳凝一顿“身不由己……”

    萧见楚看着她,双目认真。

    沈芳凝脚下踉跄,笑了,笑着笑着,快要哭出来了。

    “现在,可以说了吧?”萧见楚转回正题,说道,“你是如何与殷无疾勾结在一起的?”

    “……”

    沈芳凝沉寂了好大一会儿,好似从萧见楚的话中回过神来了。

    “是他找我的……”沈芳凝双目无神,没了任何神采,她讷讷说道,“是他找上我,说能帮我杀了梁尔尔,他知道我恨梁尔尔。”

    萧见楚又问“他是什么时候找上你的。”

    沈芳凝道“一个月前,晚上。”

    他就像是鬼魅一样,出现在自己的房间了。

    “我可以帮你杀了梁尔尔。”他说。

    然后,她鬼使神差的信了,将办成丫鬟的殷无疾皇宫。

    …………

    …………

    之后萧见楚再问什么,沈芳凝都不知道了,萧见楚知道自己问不出什么来了,转身就要走。

    “萧见楚!”沈芳凝在他身后轻轻喊了一声。

    萧见楚回头。

    “我还是爱你!这辈子我爱你!下辈子,我再也不要遇见你了。”

    因为,太痛苦了。

    萧见楚顿了顿,转身离开。

    又过了几日,沈英堂给自己的女儿收尸。沈芳凝虽然行刺皇后,但是死的还算体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