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256章:纳妃
    “王爷!你刚才说什么!”梁尔尔一眨不眨地看着萧见楚,“皇上要将,梁思思收入皇宫?!这,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萧见楚叹口气,说道,“梁思思以后会是皇上的妃子了……你见了她,不再是她跟你行礼,而是你对她行礼。”

    “不是行礼不行礼的问题!”梁尔尔摇摇头,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皇上怎么会看上梁思思呢?再说了,宫里现在可是刚死了大公主,头七还没过呢!”

    萧见楚“死的不是萧景琼。”

    “不管是不是萧景琼吧,皇上都不可能这个时候纳妃吧?”

    “他不是要这个时候纳妃。”萧见楚说道,“想要接梁思思入宫为妃,只是他的想法,他让周成来告诉本王,是想听听本王的意见。”

    梁尔尔这下算是清楚王爷的意思了。

    “我就说嘛。”

    皇上怎么可能这个时候让梁思思入宫呢。

    梁尔尔顿了顿“不过,皇上跟梁思思……我还是想不通。”

    “去了,不久想通了?”王爷指了指梁尔尔面前的粥,“快吃,陪本王一起进宫。”

    “哦。”

    …………

    …………

    话回到梁思思这边,她倒是没有收到让自己进宫为妃的圣旨,只是收到了皇上的赏赐。

    前几日,王喜带着萧奉肃的赏赐,来到将军府的时候,那时候,梁思思正在自己屋子中上伤药,她在肖杨氏那里跪的太久,膝盖伤了。

    春芽帮梁思思欲春秀上药。

    王喜公公将皇上的龙纹玉佩赏赐给她家小姐来的时候,她觉得是自己听错了,一双眼睛瞪如铜铃。

    梁思思倒是一点儿都不意外,恭恭敬敬,大大方方地领旨谢恩。

    “小,小姐……”等到宣旨的太监走了,春芽才终于从中震惊中回过神来,“皇,皇上不仅赐给了您这么多东西,还把龙纹玉佩赏给了您……那也就是说……”

    一旁的春秀也有些讷讷“小姐以后可以自由出入皇宫……可以随时见到皇上……”

    春芽看向梁思思。

    梁思思依旧很是淡定,笑了笑说道“看着我做什么,继续上药吧。”

    “是……是!”

    春秀跟春芽对视一眼,脸上止不住的欣喜。

    这边,梁思思被皇上赏赐的消息,也传到了肖杨氏住处。

    赵姑姑听罢,吓得腿一软!

    “皇上,将龙纹玉佩赏给她?!”赵姑姑一脸不可置信!

    “千真万确。”回话的下人说道,“看样子,皇上很器重梁二小姐。”

    赵姑姑脸色刷白,直接摔在了地上。

    “你这样成什么体统,站起来。”肖杨氏皱了皱眉心,“不就是被皇上赏赐了吗?你害怕什么?”

    “老奴……老奴……”

    她可是刚刚打了梁思思啊!

    赵姑姑忽然想起自己之前为难梁思思的情形……那时候梁思思是不是就知道自己呀入宫了,所以才会明目张胆找茬儿……

    “夫人,您,您可要救救啊!”赵姑姑慌张焦急地望着肖杨氏,满眼乞求。

    肖杨氏沉着脸“有我在,不会让她将你怎么样的!”

    赵姑姑感激涕零“谢夫人!谢谢夫人!”

    …………

    …………

    这边,萧见楚带着梁尔尔进宫面圣。

    萧奉肃听说楚王爷来了,有些难掩的激动,他似乎等了萧见楚很久,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说……但是,皇上看到萧见楚身边的梁尔尔,微信皱了皱,神色顿了顿。

    梁尔尔见状,就知道,皇上相见的只有萧见楚……

    她幽幽地看着萧见楚。

    萧见楚似乎知道她的心事,小声说道“可不敢让你离开我身边……”

    其实,王爷之所以硬拉着梁尔尔进宫,也是担心,皇上是故意让他入宫,然后要对梁尔尔出手。

    但是,现在看皇的神情,是真有事情与他商议。

    萧见楚假装看不懂皇上有些不满的眼神,说道“皇兄,你找臣弟来,有何事?”

    萧奉肃揉了揉眉心“王妃,你先下去。”

    看样子,不想让梁尔尔知道。

    梁尔尔也没什么兴趣知道,识趣地退下了。

    御书房中只剩下萧奉肃与萧见楚。

    “皇兄……”

    “别喊这个称呼了。”萧奉肃打断他,“朕不信,以你的聪慧,会猜不到自己的身份。”

    萧见楚低头不语。

    “见楚……你知道你的名字是谁起的吗?”

    萧见楚不语。

    萧奉肃道“是朕,以为你母亲一直心心念念再回到南楚看一眼……所以,朕为你取名,见楚。”

    “皇上……您找臣来,就是说这些往事的吗?”萧见楚问。

    萧奉肃目光微闪,道“见楚,你知道吗?在你母亲的故乡,有转世投胎之说……”

    萧见楚一顿。

    只听萧奉肃继续说道“梁思思的手臂上,有一道胎记,与你母亲党建手臂上的疤痕一模一样……”

    萧见楚听到这里,已经知道了萧奉肃的意思。

    他将梁思思当成了梁妃的转世,也怪不得,萧奉肃想让梁思思进宫,这个世上,也之后涉及到了梁妃,皇上才会这么……这么当局者迷。

    萧见楚没多说其他,而是反问道“皇上,您相信轮回转世?”

    萧奉肃一顿。

    其实他在太后的熏陶之下,是不太相信轮回转世的,但是……那个胎记就摆在那里啊……

    是人,就会有侥幸心理,即便是皇上也不例外。

    万一是真的呢,万一梁思思就是梁妃的转世呢,她又回到自己身边了……

    萧奉肃曾经觉得自己已经看开了生死,即便是生命所剩无几,他也能支撑着帮萧见楚铺就帝王路,在很大程度之上,这是因为,随着梁妃的过世,他对这个世界,没有那么留恋。

    如今……

    梁思思出现了。

    她的某些言行,与梁妃有时候莫名地相似……

    萧见楚冷静的很“皇上三思,若是有人别有用心的话。”

    萧奉肃面不改色“若是有人别有用心,与其让她在外,不然放在朕身边,时刻监视。”

    萧见楚见状,笑了笑“既然皇上主意已定,臣,无话可说了。”

    “见初……”萧奉肃顿了顿,“若是她真是你母亲的转世,你要好好待她。”

    萧见楚闻言一顿。

    萧奉肃的意思……

    “见初,朕的时日不多了……”

    …………

    …………

    那边,萧见楚与萧奉肃在御书房说话,这边,梁尔尔就等在外面,有些百无聊赖。

    就在此时,太后来了。

    太后见到梁尔尔有些纳闷“尔尔,你怎么在这里?”

    梁尔尔行礼回道“王爷在里面与皇上说话,我在外等着。”

    “见初在里面啊?”太后点了点头,倒也不着急去见萧奉肃了。

    “来,尔尔,咱们一起等着他们说完话。”太后拉着梁尔尔道。

    外面的王喜见状,连忙上前道“太后,一旁的偏殿里没人,也没这么晒……”

    “没事,哀家就在这里吧。”

    王喜听太后这么说,就连忙搬来了椅子。

    太后与梁尔尔坐下等。

    “尔尔啊,那天的事情,皇上已经已经跟哀家说了……”太后拍了拍她的手,声音缓缓,“那天晚上……吓坏了吧?”

    梁尔尔顿了顿,随即意识到太后说的那晚是指那一晚了。

    是她被萧景临挟持的那晚

    “已经好了。”梁尔尔摸不透太后的用意,谨慎地回道。

    “那就好……”太后轻轻叹口气,“也是苦了你了……”

    梁尔尔跟着笑了笑。

    “你是个好姑娘。”太后握着她的手,又是长长的叹口气,“可惜了,不太适合宫中。”

    “我……”

    梁尔尔刚想说,我却是不适合宫中。

    “但是,有些事情,虽然不合适,可是久了之后,也就习惯了,习惯了……”太后望进梁尔尔的眼中,意味深深,“哀家曾经也觉得自己不适合深宫,但是现在回首一瞧,自己已经在这深宫之中,待着这么多年了……”

    梁尔尔有些搞不懂太后的意思,但是,直觉这个话不是那么简单的。

    “要辛苦你了。”太后攥了攥她的手。

    梁尔尔眨了眨眼。

    “太后。”此时,王爷出来了,见到太后,前来行礼。

    “起来吧。”太后将萧见楚扶起来。

    与萧见楚寒暄了几句,就进去看皇上了。

    等到太后走了,梁尔尔还在纳闷太后刚才的话。

    “怎么了?”萧见楚带着她出宫,见梁尔尔出神,不仅开口问。

    梁尔尔就将刚才太后说的话,说给了萧见楚。

    萧见楚闻言,脚步微顿,然后缓缓道“太后都知道。”

    “什么?”

    “皇上的事,太后都知道。”

    虽然都说天家无情,但是太后与萧奉肃是一个反例,他们母子,互相挟持,一路走到今天,萧奉肃的每次重大决定,都不会慢着太后。

    “我……我明白……”梁尔尔听了萧见楚的话,醍醐灌顶。

    皇上没有瞒着太后,也就说,太后知道萧见楚的身世,她甚至知道萧奉肃要将皇位传给萧见楚。

    萧见楚做了皇帝,她是王妃,自然而然的会成为天下的皇后……

    皇后执掌后宫,所以太后才会说那些听起来莫名其妙的话。

    皇后……

    梁尔尔脑袋一懵,觉得脑袋上似乎被压着什么沉甸甸东西,她想逃。

    “王爷!”梁尔尔有些急了,一把拉住了萧见楚的袖子,“你不会把我一直困在洛京的,对吧?”

    萧见楚一顿。

    梁尔尔心中微慌,小声说道“我们是没办法才成亲的,我……”

    “你是没办法。”王爷说。

    梁尔尔嘴角僵住。

    “好了。”萧见楚不想在这个问题跟梁尔尔争执,他转而说道,“你知道梁思思手臂上的胎记吗?”

    “胎记?”梁尔尔果然被引走了注意了,“梁思思手上什么时候有胎记了?我不记得了。”

    “不仅有,还跟我母妃胳膊上的疤痕一模一样。”

    “那不可能!”梁尔尔斩钉截铁,“梁思思手臂上若是有跟你母妃一样的胎记,我不可能没注意,你母妃手臂上的疤痕,那么长……”

    说着,梁尔尔顿住了。

    萧见楚望着她“你知道我母亲手臂上的疤痕?”

    梁尔尔点点头“书里有详细地描写,梁妃娘娘是为了救皇上……”

    说着说着,她便恍然大悟了。

    萧见楚也早已经了然了“看样子,梁思思跟萧景临的关系不错。”

    她手臂上的所谓的胎记,应该是我们三皇子的杰作。

    …………

    …………

    将军府中,梁思思正泡在浴桶中,缓缓擦拭手臂上的胎记。

    她的目光盯着那胎记,眼中情绪起伏,一会儿是得意,一会儿是愤怒,一会儿又是不甘……重重交织在一起,凝成深不见底的深渊。

    “成功了?”身后传来一道戏谑的男音。

    梁思思一惊,大惊失色,就往水下躲。

    “怎么样?成功了吧?”方一隅缓缓从屏风后走出来。

    梁思思见到是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压着怒气道“你怎么现在进来了!”

    “没办法……”方一隅吊儿郎当的,抖了抖衣服,哗哗哗往下掉土。

    “你屋子外面的都是眼睛,想见你,我只能从地道里钻,那地道挖的粗糙,都是土……”

    “我正在沐浴!”梁思思低吼道。

    方一隅耸耸肩“不就是没穿衣服吗?这有什么?你在宝明山弑母的样子我都见过,这种……”

    “你闭嘴!”梁思思声音微拔高,但是她猛地意识到了外面的耳朵,又咬牙切齿,狠狠地压低了声音,“转过身去!”

    方一隅耸了耸肩,就这么转过身去,继续拍着身上的土。

    梁思思从浴桶中出来,随便穿了一件衣服。

    “好了?”方一隅问。

    “你来,到底要做什么?”梁思思皱眉看他。

    “问一问你跟皇上现在进展的怎样。”方一隅道。

    “很顺利。”梁思思眉梢微微扬起,缓缓说道,“皇上赏赐了我龙纹玉佩,我应该很快就能进宫了。”

    “这样啊……”方一隅摸了摸下巴。

    “我听说,三皇子被抓了。”梁思思转而问道。

    “嗯,主子被皇上的人带走了。”方一隅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