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099章:下手
    “小姐,衣服买好了,我们去哪里?”从成衣店中出来,小七提着一堆新衣服,仰起头问梁尔尔。

    梁尔尔单眼一眨,神神秘秘“我们去找一双巧手。”

    “巧手?”

    梁尔尔小学,带着小七,走到了惠贞女学堂,停住。

    小七歪头,眨巴着大眼睛,不解地看梁尔尔。

    梁尔尔笑了笑,看了看守门的侍卫,是两个新面孔,以前没见过。

    她直接走到那守卫的身旁,然后掏出一锭银子来,说道“麻烦大哥,能将学堂后院的洒扫小厮沈归雁叫出来吗?”

    “你是谁啊?”那侍卫第盯着梁尔尔手中的银子,走个过场儿,随口一问。

    “我是沈归雁的……妹妹。”梁尔尔想也没多想,张口就说。

    “妹妹?”那侍卫一顿,上下打量她,“你一身衣服非富即贵,哥哥在女学堂当小厮?”

    “……”

    梁尔尔被噎,谁能想到,这个侍卫还这么警惕呢。

    “我……”

    “梁丫头?”就在此时,身后想起一声苍老持重的声音。

    梁尔尔一回头“邓夫子?”

    邓夫子从轿子上下来,捋着胡须,仔细打量梁尔尔“还真是你,怎么不进去啊?”

    梁尔尔有些不好意识,抓了抓头发,说“我今天出门,忘了带龙纹玉佩了……”

    有萧奉肃的龙纹玉佩,女学堂才放她进去旁听。

    “没事呢,有老夫呢”邓夫子冲门口的两个侍卫挥挥手,“让她进去!”

    邓夫子这么说了,侍卫自然不敢拦人。

    梁尔尔与邓夫子道了谢,进了学堂,直接往后院走。

    “姐姐?”

    才走了几步,就被人喊住了,梁尔尔听见对方的声音,心头有些烦躁,回过头。

    正是梁思思。

    梁思思快走了几步,来到梁尔尔身旁,脸色雀跃又开心“姐姐,你又来啦?”

    “恩。”梁尔尔稍稍寒暄一句,就想转身离开。

    梁思思偏偏有很多话说似得“我听说,太后很喜欢姐姐的文章呢,还经常把姐姐传到宫里,陪她老人家聊天。”

    “是啊。”梁尔尔说。

    梁思思笑“现在学堂里,大家都很羡慕姐姐的才学跟福气呢,能得太后青睐,可不简单呢!”

    梁尔尔心中有事,不愿意跟梁思思多浪费时间。

    “你好好写,太后也会把你召进宫的。”

    “要怎么写啊?”

    “……”

    “好好写。”梁尔尔说,“我还有事,先走了。”

    “……”

    梁思思嘴角微僵,脸上的笑容更加热情亲切“我也正好要上课了,姐姐慢走。”

    “恩!”

    梁尔尔甩开梁思思,转身往后院走。

    等梁尔尔走远了,梁思思停住脚步。

    “小姐?”春秀不解地看梁思思。

    梁思思盯着梁尔尔的方向,说“春秀,我的书可能落在了轿子里了,你去找找。”

    “是。”

    春秀连忙去寻了,梁思思转身往梁尔尔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边,梁尔尔来到了后院,就见沈归雁正弯着腰,往厨房提水。她个子不矮,但是水桶太大,估计也是提了好久的缘故,沈归雁裤脚都湿了,满脸大汗,气喘吁吁。

    而厨房旁边的阴凉下,坐着好几个个小厮,一个个翘着二郎腿,正在乘凉。

    梁尔尔简直,眉心一皱。

    这边,沈归雁一抬头,见到梁尔尔微微一怔。

    梁尔尔蒙着脸,她没认出来。

    “是我。”梁尔尔是说。

    沈归雁听清声音,大吃了一惊。惊喜道“尔尔?!是你?!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梁尔尔说着,走了过去。

    “沈归雁,赶紧提水,你又不想吃晚饭了?”

    一个小厮闪着蒲扇,与沈归雁道。

    梁尔尔扫了一眼这几个小厮,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

    几个人一下子惊住了,梁尔尔将银票塞给沈归雁。

    “哥!放着好好荣华富贵你不享!非要体验什么庶民生活,现在后悔了吧?”

    众位小厮惊呆了下巴……

    “……”

    “跟我回去吧,给爹说几句好话,他的爵位还是你的!”

    爵位……小厮们大口大口吞咽。

    啊!

    梁尔尔忽的意识到了什么,看向一旁的小厮们。

    “尔尔……”沈归雁哭笑不得。

    “你还是不想走?”梁尔尔气的跺脚,最后认输了似得,她从袖子中掏出一沓银票,扔给那些小厮。

    “拿了这些钱,不许暴露我哥的身份,要是被别人知道了!我们王府有的法子找到你们!扒皮抽筋!”

    “……”

    “不敢,不敢!”

    小厮捡了银票,一个态度大转弯,连忙帮沈归雁提水了。

    “哥,我们去你房间说。”梁尔尔笑笑看看沈归雁。

    沈归雁喜悦地望着梁尔尔。

    …………

    …………

    “尔尔,你又帮了我。”沈归雁道,往后那些小厮不要说欺负沈归雁了,估计巴结还来不及呢。

    “我帮了你,也是为了让你帮我啊。”

    “帮你?你说!”沈归雁道,“你想我做什么!”

    “借一借你的手。”

    “我的手?”

    “恩!”梁尔尔说,“我被太后邀请进宫一起过乞巧节,到了傍晚,宫里会有穿针比赛。”

    梁尔尔说着,伸出自己的手,叹口气“我的手,从来没拿过针……不过,宫里有规矩,可以找人代替自己举行比赛!所以,我想你代替我!”

    “好啊!”沈归雁点头,“穿针比赛,我以前还拿过第一呢!”

    “……”

    “不过,你怎么知道,我擅长穿针啊?”

    “哈哈……”

    《大家闺秀》中写的呗。

    明道九年,沈归雁在宫中的乞巧节中拔得头筹。

    宫中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拔得头筹者,能跟太后或皇上求一件事。

    只要所求的事情不过分,皇上与太后都会欣然答应。

    沈归雁求皇上赐婚!嫁给高景川。

    “一看,你就有一双巧手啊!”梁尔尔看着沈归雁,顿了顿,又道,“其实,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

    “你尽管说!”

    “若你在乞巧节上能拿个头彩,到时候……”梁尔尔试探道,“可以将这个头彩让给我吗?”

    “可以啊!”沈归雁笑,明媚清朗,“本来就是你的啊!”

    梁尔尔望着她,心脏被什么轻轻一击,她恍惚明白了,为什么前世的时候,江还之会这么无怨无悔地爱着沈归雁。

    “谢谢。”梁尔尔嘴角扬起,微笑道。

    沈归雁一顿,抓了抓脑袋,竟然有些不好意了。

    窗外,万里无云,阳光明澈。彼时,一片衣袂从窗前旋然而去,无风亦无浪。

    “小七?”梁尔尔转头注意到小七。

    小七面无表情,望着窗口,不知在看什么。

    “怎么了吗?”梁尔尔问。

    小七摇摇头。

    …………

    …………

    梁尔尔从女学堂回来,带着小七回到了幽兰小筑。

    到了小筑,梁尔尔避开萧奉肃的眼线与一个侍卫小声道“我要见你家主子。”

    “什么时候?”

    “今晚。”

    “好。”

    梁尔尔又道“我身边有皇上的眼线,让萧见楚小心点。”

    “梁小姐放心。”

    这世上,还没有萧见楚想去而去不了地方,除了……沈归雁的心。

    《大家闺秀》是这么写的。

    梁尔尔看着出现在自己屋中的楚王爷,一怔。

    “牺牲本王的休息的时间,非要见本王……”萧见楚脱去了平日的长袖广袍,而是穿了一身侍卫装。黑衣紫底,圆领窄袖,腰间束一条嵌玉明紫色腰带,勾勒出挺秀腰身。

    萧家的人啊……这得天独厚的容貌,只一段时间不见,就又会被惊艳到。

    “想与本王说什么?”萧见楚懒洋洋地坐下。

    梁尔尔给萧见楚倒杯茶。

    “哦?”萧见楚见她这么恭恭敬敬,眼皮子一撩,“说吧,你要求本王什么事?”

    梁尔尔舔了舔嘴唇,说“我想……要飞羽宫的钥匙。”

    萧见楚闻言,脸色微冷,不置可否。

    “那是本王母妃的宫殿。”

    “我知道。”梁尔尔低着头,“所以,王爷一定有钥匙。”

    “本王有钥匙不假,但是,不想给你。”

    梁尔尔不意外听到萧见楚这么说。

    “王爷,这把钥匙对我的计划很重要……”

    “计划?”萧见楚说,“你的计划,跟进我母后的寝宫有什么关系?”

    “只有进了飞羽宫,我的计划才能顺利实施。”

    萧见楚扬起下巴,看她。

    “王爷,请把钥匙借给我。”

    萧见楚笑“梁尔尔,你凭什么笃定,本王会帮你?”

    “因为,王爷也想看热闹,不是吗?”

    萧见楚嘴角微扬,态度暧昧。

    梁尔尔索性开门见山,说“王爷人生中的一大乐事,不就是看皇宫里的热闹吗?她们闹得越焦头烂额,您越开心……”

    “梁尔尔!”萧见楚扫向梁尔尔,眼中的杀机一闪而过,他似笑非笑“你啊你,你这么了解本王,可要当心啊……”

    “王爷也同样了解我。”梁尔尔目不斜视,说,“王爷莫不是忘了?那日向我伸出手的,也正是王爷您啊。”

    那个时候,邹蓝被人下了酒合欢,她被困在幽兰小筑,正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的时候。是萧见楚的人将酒合欢送到了她面前。

    “接受,就意味着与楚王爷合作,不接受,她就这么在小筑里任人鱼肉……”

    最后,梁尔尔攥住了酒合欢,将计就计,惩治了孙嬷嬷。

    萧见楚好整以暇一看着她“好,本王给你钥匙。不过,你要告诉本王你具体要做什么?”

    “好。”梁尔尔颔首,“请王爷附耳过来。”

    她将自己的计划,一五一十说给了萧见楚。

    萧见楚听完,嘴角笑意不减。

    梁尔尔坐直身体“王爷,请你答应我,不能插手此事。”

    “好。”萧见楚道,“本王乐得看这出戏。”

    “击掌为誓!”梁尔尔说。

    “好。”

    “啪!”

    萧见楚站起身“梁尔尔,本王助你成功之后,该怎么谢本王,你知道吧?”

    “我知道。”梁尔尔也站起身,说,“我会告诉王爷,谁才是宝明寺的幕后主使。”

    “好!”萧见楚挥手走出去,“本王信你。”

    梁尔尔望着萧见楚离去地背影,缓缓坐下来。

    …………

    …………

    萧见楚走后没多久,邹蓝回来了。

    梁尔尔理了理繁杂的思绪,看向门口“怎么这么晚回来啊?”

    “高景川查到了一些小泉子的线索。”

    梁尔尔微微颔首“那你呢?后宫到御花园的地形,都摸查清楚了?”

    “恩。”

    “好!”梁尔尔站起身,“把完整的画给我。”

    邹蓝坐在桌前,拿起毛笔,他顿了顿,转头看梁尔尔“你到底要做什么?”

    “一箭双雕。”

    “……”

    “画吧。”

    “为何不能告诉我?”

    梁尔尔一顿“因为……还不到时候。”

    “……”

    “对了!”梁尔尔一伸手,说,“龙纹玉佩。”

    邹蓝将玉佩解下来,交给梁尔尔“不让我跟过去,你一个人没问题吗?”

    “有龙纹玉佩跟地图,绝对没问题!”

    …………

    …………

    七月七,乞巧节,七月六日的时候,洛京就笑盈盈地浸在节日的氛围里了。

    女儿乞巧,妇人求子,男人们也不闲着,特别是读书人,因为八月份有恩科,今年的七夕,五湖四海的学子纷纷参拜魁星,祈求自己考运亨通。

    终于,七月七这日到了,皇上与太后带着一众妃嫔公主,去祭祀了,等祭祀完毕,众人便会摆驾回到御花园,时间约莫是傍晚时分。

    那个时候,将会最热闹的时候,宫中歌舞升平,还有对月穿针的比赛!

    梁尔尔算着时间,在大理寺的门口等着沈归雁。

    但是,左等右等都不见人来。

    梁尔尔看着越来越低夕阳,这个时辰,太后应该祭祀完毕,正往宫中赶呢。

    “小姐?”小七站在梁尔尔身旁,一向面无表情的脸,也有些替她焦急了。

    梁尔尔皱了皱眉“沈归雁,不是失约的人!”

    “走!我们去惠贞女学堂看看!”

    这次梁尔尔带着玉佩,很顺利地进去了!

    刚走到惠贞女学堂的后院,就听见里面鸡飞狗跳。

    梁尔尔心口一紧,冲进去。

    “啊!是你!是你!”其中一个小厮认出了梁尔尔,连忙将人往里面拉!

    “快!快!你哥的手烧伤了!”

    “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