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408章:追来
    初四神色一凌“这正是我要说的重点,他们十五个人都是单身汉。最大年纪的已经三十多了,还没有成亲。”

    “哦?”初三眉梢微挑,“都没成亲?这兴源镖局难道是光棍镖局?”

    “他们的老板是女人。”初四说道,然后顿了顿,又说,“但是没人见过。”

    “没见过,怎么知道是女人?”

    初四“听过声音。

    “一个女人……”初三喃喃一声,“谁都没见过长相的女人。”

    “是。”

    “这些人,为什么听命于一个没见过长相的女人呢?”初三道。

    初四也想不通。

    时下,男尊女卑,一个女人能经营一个镖局,还让手下的男镖师服服帖帖,这人一定不简单。

    “接着查吧。”初三说,“等会,我去找王爷跟三公子,将消息跟他们说一下。”

    “嗯。”

    …………

    …………

    此时的三公子跟高景川看着眼前的老者。

    那个跛子眼红肖叔伦手里的银票,正要说什么,但是给一旁的白发苍苍的老者厉声制止了。

    “这么看来,你也知道什么事情了?”下属轮看向那个老者。

    老者绷着脸,不说话。

    他越是不说,肖叔伦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事。

    “你们走吧!”老者说着,挥着手,暴躁地直接赶人了。

    “这里不是你们的家吧?”三公子哭笑不得。

    老者被肖叔伦说中,脸色十分难看。

    高景川没有理会老者,而是看向一旁的那个跛子,说“说不说?”

    跛子看着肖叔伦手里的银票,狠狠咽了咽口水。

    “我说!我说!就是……”

    “你不怕遭报应吗!”老者拉住那跛子,“要是说了!要遭报应的!”

    “我现在饭都吃不饱!还不够报应吗!”跛子一把推开那老者,冲过去,就要去抢肖叔伦手里的银票。

    肖叔伦往后一扬。

    “先说。”

    “好!我说!”跛子道,“这里真的闹过鬼!那个后院的井里,那天晚上,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

    “闹过鬼?”

    “后院的井?”

    肖叔伦与高景川一起发问。

    两人看了彼此一眼。

    高景川先问“何为闹过鬼?”

    “只有那一晚不对劲儿!”那跛子回道,“后来就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了。”

    “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

    “我刚来不久的时候吧。”那跛子说,“但是,真的只有那一次!”

    “什么样的动静?”

    “就是那种……”跛子努力想着形容词,“就是那种好像有人在井底下,拿着石头砸井的声音!”

    “胡说!”老者又打算了那跛子,说,“明明是刺啦刺啦的声音。”

    “你胡说!”跛子生怕肖叔伦的银票被抢走,强者说,“就是拿砖头砸井的声音!”

    “是哗啦的声音!”白发老者坚持。

    “你胡说!你……”

    “好了。”眼看两个人就要吵起来了,肖叔伦打断两人。

    “然后呢?”三公子问,“那天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听见井里面有声音,就很害怕,拉着老头我们去看看。”

    高景川“看见什么了?”

    跛子说起这个,一脸懊悔!

    ““我还没看见!”

    “啊?”

    “他看见了!”跛子指着老者。

    “他说有鬼!我当时吓坏了,就要带着小五走。”

    “我就是看见了!”老者说,“现在想一想,也不是鬼!是大仙儿!”

    “什么样的大仙?”高景川问。

    老者打了一个哆嗦“身体那么大……”

    他比划了一下,看样子有三个工人那么大。

    “眼睛那么大!”他比了一个大西瓜!

    “然后眼睛是红的!”老者说着说着,像是自己把自己吓到了。

    “反正,是大仙!”

    “这个大仙,在做什么?”高景川问。

    “从井里爬出来了!”老者一哆嗦。

    “然后呢?”肖叔伦问。

    老者眨眨眼“什么然后?”

    “然后那个大仙做什么了?”

    “我哪里知道!?”老者说,“我当时都吓尿了!哪里还敢在那里待着啊!”

    “对对对!”跛子怕自己话都被老者抢了,就连忙补充说,“那天,我们都吓坏了!”

    高景川看着两人,问“那怎么没走呢?”

    “问他!”跛子指着那老者。

    老者叹口气“离开这里,住哪里啊?”

    “那时候是冬天……”老者又说,“整个朗州,就是这里是个挡风遮雪的地方……你们两个公子,一看就是不愁吃穿的,等到了我们这种境地,也就不说怕不怕了。”

    旁边的跛子跟着点头。

    “老头说,我们三个都是男的!阳气重!说不准那女鬼不敢来招惹我们。”

    “女鬼?”高景川跳出他话里的不对。

    “是啊,当时老头说的就是女鬼!”跛子撞了撞那老者的胳膊,“是吧?!我记得你清清楚楚说的是女鬼!”

    “是……”老者说,“我忘了说,大仙儿穿着一身白衣服!我当时以为是女鬼。”

    高景川不置可否“怎么后来又觉的是大仙儿了?”

    “因为,,没来害我们啊!”老者说,“女鬼会害人,但是大仙儿不会,所以不是大仙儿,是什么?”

    高景川“……”

    “说的,好像也有道理。”肖叔伦开口问,“所以,那个井在后院?”

    “是。后院呢!”跛子盯着肖叔伦手里的银子。

    肖叔伦终于将银子交给了对方。

    “谢谢公子!谢谢公子!”跛子连忙说。

    “我们去后院看看?”肖叔伦跟高景川说。

    高景川轻轻点头。

    …………

    …………

    两人走到后院中。

    在一片杂草中,找到了那口枯井。

    “不对。”高景川皱了皱眉。

    “有人来过。”

    肖叔伦转头看他“来过?”

    “对。”高景川指了指肖叔伦脚下,示意他看井边被踏平的杂草。

    “我们上午的时候,周遭,不是这样的。”高景川说,“按理说,这里应该只有我一人的脚印。”

    如今,井边儿的杂草已经被踏平了,看样子不只是一个人来过这里。

    肖叔伦“有人快我们一步?”

    “不只是一步。”高景川道,“在我们离开之后,对方就已经来过这口井了,人还不少。”

    高景川俯下身,看了看脚印,说“像是有三四人的样子。”

    “胆子可真不小……”三公子的脸色不甚好看,“我们前脚离开,后脚就有人来了。”

    “当时,井里应该有什么。”高景川说,“我下去看看,说不准还有什么线索。”

    说着,撩起衣摆,就要下去。

    “我来吧!”肖叔伦拦住他。

    “你要是下去了,估计晚饭都不用吃了。”

    肖叔伦清楚高景川的洁癖。

    偏偏这么爱干净的一个人,每天都要给脏兮兮打交道。

    “我下去。”

    三公子说完,人已经跳上了井口。

    那井挺深,三公子手脚并用,一套熟练的游壁功,人已经到了井底。

    井底下是厚厚的树叶,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发现什么了吗?”高景川问。

    肖叔伦又仔细看看周遭“除了枯枝败叶,什么都没有。”

    “井壁呢?”高景川道。

    “我看看。”肖叔伦自己观察井壁来。

    “啊!”三公子惊呼一声,“机关!”

    肖叔伦冲一块石块按下去。

    “……”

    周遭没反应。

    三公子再按。

    周遭已经反应。

    “这里有个机关。”肖叔伦说,“但是,被人破坏了。”

    “先上来。”高景川说,“这种事,交给行家就行。”

    “好。”三公子想到,跟过来的影卫,初八是个机关高手。

    三公子爬出井口。

    “先回去换一套衣服。”高景川一边说着,一边眼睛控制不住地,盯着三公子的脸。

    “好……”肖叔伦拍打衣服,“一会儿,让衙差守着这里。”

    “嗯。”高景川的眼睛,还是落在三公子的脸上。

    肖叔伦也终于注意到了高景川的视线。

    “怎么了?”肖叔伦说着,擦了一把自己脸,“我脸上有东西?”

    高景川叹气“不擦还好,一擦成花猫了。”

    “是吗?”肖叔伦接着擦。

    “别擦了,越擦越脏。”慎王爷说罢,伸出雪白的袖子,帮肖叔伦擦了擦脸颊。

    动作一出,两人一度。

    “咳咳!”三公子干咳了一声。

    “先回去。”高景川搔了搔耳朵。

    “嗯。”

    …………

    …………

    两人从鬼宅回道衙门。

    见到花猫儿似的肖大人,衙差都愣住了。

    “找几个人,把贾家后院的那口井,包围起来。”肖叔伦直接吩咐。

    “是!是!”衙差领命赶紧去安排。

    高景川与肖叔伦继续往里面走。

    “少卿大人!少卿大人!”身后传来了衙差的声音。

    “何事?”高景川停住脚步。

    “外面有个人求见您。”

    “谁?”

    “思宛姑娘的丫鬟。”衙差回道。

    高景川皱了皱眉。

    “让人进来吗?”衙差问。

    “进来吧。”高景川说。

    “是。”

    不一会儿,一个娇俏的小丫鬟走了进来。

    “您就是少卿大人吧?”丫鬟走到高景川面前。

    肖叔伦调侃“小丫头,你是怎么认少卿大人来的?”

    小丫鬟倒是大大方方,声音清脆“我们小姐说了,人群里,最好看的那个,就是少卿大人!”

    高景川“……”

    “少卿大人,我们小姐说,今晚备了好久,请您前去一叙。”

    高景川没回答。

    一旁的肖叔伦斜眼看了高景川一眼,干咳了一声,说“佳人有约啊……”

    高景川没说话,看向三公子。

    “换好衣服,我们一起去。”

    “人家可没让我去呢。”三公子耸耸肩,悠哒悠哒地往前走。

    高景川伸手“你……”

    “肖大人,肖大人!”就在此时,身后又来了一个衙差。

    “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肖叔伦问。

    “是,找您的!”衙差说,“您快去看看吧!人家好像快不行了!”

    “什么?!”

    肖叔伦下吓了一跳,也顾不得先换衣服了,连忙往衙门走,道“人在哪来?”

    “就在门口,就在门口!”

    …………

    …………

    肖叔伦赶到门口的时候,见到了一辆熟悉的马车。

    “三公子!三公子!”马车上的车夫冲到肖叔伦的面前,“您快看看我们小姐吧!”

    这是赵家小姐,赵清伊!

    “她怎么会……”

    “我们小姐为了尽快见到您,走的小路。”马夫说,“连夜不停赶路,她都病了!丫鬟也病在了半路!我把小姐带过来了。”

    肖叔伦眉心紧锁。

    现在也不是说教的时候。

    他掀开马车帘子,只见赵清伊脸色苍白地躺在马车里,看样子都奄奄一息了。

    “赵姑娘?!你是没事吧!?”肖叔伦喊了一声。

    赵清伊喃喃一声,没有说话。

    “去请大夫!”肖叔伦冲一旁的衙差说。

    “是!是!”

    肖叔伦又看向另外一个衙差“你先把这个小姐,抱到我县衙后院去。”

    “是!”

    衙差连忙照办。

    赵清伊在衙差抱起自己时候,挣扎了一下,但是她的力气太小,最后还是被衙差抱起来了。“你这里的佳人都直接追来了。”高景川站在肖叔伦身后,幽幽说道。

    “少卿大人?”小丫鬟提醒道,“走吗?”

    高景川看向肖叔伦。

    肖叔伦早就没有调侃地心思了。

    前面刚调侃了高景川,后面,赵清伊就来找他了。

    高景川“你是留在这里,还是……”

    “我当人跟你一起啊。”肖叔伦说,“要是没有我,你被人家思宛姑娘吃了,可怎么办?”

    高景川“……”

    肖叔伦“等我一下,我换了衣服就来!”

    “三公子?”一旁的衙差听见两人的对话,连忙说道,“那我们的小姐呢……她千里迢迢来找你,要是醒了,见不到到你……”

    “你们小姐啊……”肖叔伦这才想起来赵清伊似的,他从袖口中拿出一张银票来,说,“你去雇一个丫鬟,好好照顾你们小姐,剩下的钱,帮你们小姐服药费。”

    马夫看着手里冷冰冰的银子“可是我们小姐她……”

    “作为朋友,我只能帮到这里了。”肖叔伦说。

    对于赵清伊,他一向是划清界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