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395章:断线
    高景川看向三公子“那个侏儒没有说谎。”

    “是啊。”肖叔伦点了点头,“这说明,他不是凶手。”

    “那些蜡烛,是谁拿走的?”高景川忽然又问。

    “蜡烛?”肖叔伦一顿,想了想说“难道是凶手拿走的?但是……不应该啊……”三公子拨浪鼓似的摇头“他干嘛要把蜡烛放回抽屉啊?这说不通……”

    “你有没有想过……”高景川顿了顿,说道,“可能是王林自己的收起来的。”

    “他自己?”肖叔伦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他那时候不是已经死了吗?”

    “如果他死了,凶手为什么要去移动他的尸体?”高景川又问。

    “是啊,这也说不通……这简直多此一举啊……”三公子按了按脑袋。

    高景川看着他,提醒道“如果……王林不是三更时候死的呢?”

    “你是说……”三公子的眼睛缓缓瞪大,醍醐灌顶。

    “你说说!”三公子咽了咽口水,“王林当时是装死的!?”

    三公子眼前发亮,顺着高景川的提示往下说道“如果说王林知道,那个侏儒是来吓唬他的……他反客为主,吓住了那个侏儒……所以,他蜡烛是他点的!就是为了让那个侏儒看清楚屋中的景象!后来侏儒被吓跑了,王林将蜡烛收了起来!再然后……凶手来了……真的杀了王林?!”

    高景川微微点头,又道“尉氏说,王林出事之前,孙乾去找过他。”

    “孙乾……找王林?!”

    三公子咋么了一下嘴角,说“所以……现在最大的嫌疑,是孙乾!”

    肖叔伦直直看着高景川,眼中熠熠“因为,那侏儒是孙乾找来的!”

    “是。”高景川颔首,补充道,“之前,我们认为王林死在了三更,所以孙乾美誉嫌疑,现在……如果这个是孙乾为自己制造的不在场证据,也就说得通,他为什么大晚上的找刘元喝酒。”

    其实就是为了让刘元证明,他没有杀人的时间。

    “我去把他抓回来!”肖叔伦道。

    高景川摇摇头“现在还不能动他。”

    “为什么?”

    “因为,还有一件事说不通。”高景川说道。

    肖叔伦想了想“他是如何离开的?”

    “对。”

    王林死的时候,是一间密室,如果孙乾杀了王林,真的跟高景川之前推测的一样,躲在了屋中。

    那么他是如何确认,期间王林大哥跟邻居,一定会离开的?如果他们中的其中一个人留在了屋中,孙乾之前所做的一切,都前功尽弃了。

    “如果,真的是他杀了王林,利用侏儒与刘元为自己做不在场证明……”高景川说,“谋划如此周密,他不可能在最后环节,听天由命。”

    “那……他是怎么离开的?”三公子顿住。

    高景川“我已经让周源远去暗中跟着他了。有什么发现,周源远会通知我的。”

    “但愿,周源远有发现吧。”肖叔伦说。

    …………

    …………

    三公子的愿望落空了,周源远没有任何发现。

    周源远将跟踪孙乾的情况跟肖叔伦与高景川汇报完了。

    “这么说……这几天,他除了见了几个朋友,什么都没做?”

    “还真的什么都没做。”周源远说,“我没有发现他做什么可以的事情。”

    高景川“他见的人中,有什么跟王林有关的?”

    周源远想了想,说“认识王孙乾的人,很多也认识王林,他见的朋友里面,有刘元……还有尉氏,哦,还有王林的那个邻居……”

    “你说,有王林的邻居?”肖叔伦忽然说道。

    “是啊。”周源远点头。因为,王林的邻居来大理寺报了案,所以负责案件的大理寺衙差,记得都比较清楚。

    “你说……有没有这么一种可能?”肖叔伦说,“这个孙乾跟王林的邻居联手了。”

    这样,孙乾就一定能安全地离开案发现场。只要有内应!

    “我觉得,不太可能。”高景川说。

    “为什么?”

    “杀人案,其实……人越多越好被侦破。依照孙乾的谨慎的性子,应该不会这么做。”

    肖叔伦想了想,说“但是,这确实是一种可能?对吧?”

    “嗯。”高景川点头,然后他看向周源远,“你继续盯着孙乾,特别是他跟王林邻居接触的时候,务必要仔细。”

    “是,大人!”周源远领命,再次去跟踪孙乾去了。

    三公子说“要不我再去盘问一下王林的邻居?”

    高景川顿了顿“先不着急,先吃饭,我在太白居定了雅间。”

    “什么?!什么?!”肖叔伦瞪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高景川眨了眨眼,有些茫然“先不着急……”

    “后面那句!”

    “先吃饭?”

    “对!就是这句!”肖叔伦看怪物似的看着高景川,“查案的时候,你竟然也能想起来吃饭?还在太白居!?”

    高景川“……”

    “你没发烧吧?”三公子伸手摸上了高景川光洁的额头。

    凉凉的,很正常呀。

    高景川无语,抬手将肖叔伦的手拉下来,说“你之前不是受了内伤吗?”

    “啊?”

    高景川“要好好调养。”

    三公子闻言,顿住了,然后抓了抓后脑勺“我说了,我没事的……那是我自己弄伤的自己,我有分寸,没事。”

    “走吧,反正定了。”高景川说。

    肖叔伦嘴角扬啊扬啊。

    “去就去!反正你请客!”

    …………

    …………

    太白居的雅间中。

    店小二将高景川之前定的菜一盘一盘端上来。

    三公子看着一道道的菜,再看看店小二憋着笑的嘴角,最后目光落在了高景川身上。

    “这是你定的菜?”肖叔伦问。

    “是。”高景川很认真地点头,“都是补气血的。”

    肖叔伦嘴角抽了抽,指着桌上的菜“乌鸡炖党参,猪腰炖花生、猪手炖黄豆芽、当归生姜羊肉汤……”

    少卿很认真的点头“管家说,这些都补气血。”

    “那他有没有告诉你,这些是坐月子吃的。”

    “啊?”高少卿还真的不知道。

    “大人,慢用。”店小二憋笑憋的脸通红,急急忙忙退下了。

    肖叔伦看着对面的高景川“我大嫂生完孩子,坐月子的时候,每天都吃这些……”

    高少卿握拳抵住嘴唇“要不,我让他们重做?”

    “算了,算了。”肖叔伦大大咧咧摆摆手,说道,“反正都是补气养血的,吃了也不亏。”

    说着,坐下动筷子。

    就在肖叔伦的筷子夹这住一块乌鸡肉。

    “大人!大人!”周源远急急匆匆赶来了,跑得太急,一直大喘气。

    “你怎么来了?”肖叔伦放下筷子,不是让周源远去跟踪孙乾了吗?

    “孙乾不见了!”周源远住着膝盖,“我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找到!”

    “不见了?!”肖叔伦倏然站起身。

    “都找了哪里?”高景川沉着脸,问道。

    “他平时去的地方,我都找过了!”周源远说,“可是,哪里都找不到!”

    “加派人手,去孙乾的亲戚朋友家,挨家挨户找!”高景川皱眉,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我也去!”肖叔伦说着,也要去找人。

    “你等一下。”高景川按住他肩膀。

    “怎么了?”肖叔伦不解。

    高景川“你先吃饭。”

    “都这个时候了!我还吃什么……”

    肖叔伦的“饭”字还没戳出来,就见高少卿摇了摇头,说“你去找,也是大海捞针。”

    “可是我……”

    “先吃饭。”高景川说,“我去找。”

    “我……”三公子简直哭笑不得,又急的不行。

    “好好好!我吃!我吃!”肖叔伦说,“你先去找人!”

    “嗯。”高景川颔首,然后离开了太白居。

    肖叔伦对着一桌子菜,哪里吃得下去,随便扒拉了两口,然后追了出去。

    …………

    …………

    孙乾不见了,这是谁都意想不到的。他是在周源远去大理寺跟高景川与肖叔伦汇报情况的时候,溜走的。

    “按照时间来算,我们唯一确定的事情,就是孙乾人还在洛京。”高景川说,“城门守备那边,我已经说好了,会认真检查出城人员。”

    “我们继续去孙乾朋友家找人!”大理寺衙差说。

    高景川颔首“行动吧。”

    “是!”

    大理寺衙差加上刑部几个来帮忙的衙差,一起行动起来了。

    “怎样了?”肖叔伦急匆匆从太白居赶回来。

    高景川说“人都派出去了。”

    “有线索吗?”肖叔伦问。

    高景川微微摇头。

    “孙乾怎么会跑呢?”肖叔伦抓了抓脑袋,很是不解,说道,“我们并没有打草惊蛇啊?”

    那么,蛇怎么忽然就跑了呢?!

    “侏儒……”高景川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去王林家!”

    …………

    …………

    尉氏没有想到,这么快就能又见到高景川。又惊又喜。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她将之前对小生的喜欢,全部移情到了高景川的身上。

    高景川不仅长得比那个小生好看,就他的身份也甩那个唱戏小生好几条街。

    尉氏移情别恋太自然而然了。

    “大人……你又来了?”尉氏见到高景川,就容易忘记自己是有夫之妇的事实,一脸未出阁闺女的娇羞样子。

    高景川开门见山“之前,孙乾来过?”

    “哦,来过。”尉氏说,“就在大人离开后不久,他就来了。”

    “他来做什么?”

    “也不做什么。”尉氏说,“就是来问问我过的好不好……其实,他想多了,我跟王林只见根本没什么,在我看来,王林的死像是一个朋友去世,丈夫那种,算不上……我……”

    “他只是安慰你了?”肖叔伦站在高景川身后,打断尉氏的絮絮叨叨。

    尉氏顿了顿,有些不乐意地看了看肖叔伦。

    “除了安慰你,你们还说什么了?”高景川说,“你要一字不差的告诉我。”

    “我……那我要想一想。”尉氏抓住机会,说道,“大人,你跟我去屋里歇歇脚吧,喝点茶,我慢慢跟你……”

    “孙乾可能就是杀死王林的凶手。”高景川打断她旖旎的心思。

    “什,什么?!”尉氏顿住了,脸上的暧昧一下子被吓得恭恭敬敬。

    “现在他逃走了。”高景川说,“逃走之前,见到的最后一个人就是你!”

    “我,我可什么都不知道!”尉氏连连摆手。

    “那就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肖叔伦沉着脸,说,“你知不知道,不是你说算,是我们大理寺来判断!”

    “就……就是……”尉氏也不敢再说其他了,就赶紧将孙乾跟她说的话,全部吐了出来。

    …………

    …………

    话说,高景川离开王林家不久之后,孙乾就来到了王林家。

    孙乾敲门的时候,尉氏还以为是高景川返回来了,开开心心地打开门,见过看到的事情孙乾,尉氏的笑容一下子就垮下来了。

    “你来干什么?”尉氏对着孙乾并没有什么好脸色。也可以这么说,她对着王林所有的朋友都没什么好脸色,更何况孙乾跟王林之间还有仇。

    “王林走了,我心里不好受。”孙乾说着,苦笑了一下,“想来给他上柱香。”

    说着,孙乾又将手里的礼物递给了尉氏“王林走了之后,家里就只剩下你了……你一个女人家,日子也不好过,这些,你就收下吧。”

    尉氏见孙乾拿来的礼物价值还不错,哼哼唧唧,扭扭捏捏地收下了,脸色总算好看了一些。

    “你怎么想起来看王林了?”尉氏问,“你们之前不是有不和吗?”

    “人都死了,说这些……也没用了。”孙乾说,“我们都节哀顺变吧。”

    尉氏一脸的浓妆艳抹,可看不出有什么哀可节的。

    “进来吧。”尉氏请王林进了屋中。

    孙乾走进了屋中,给王林上了一炷香。

    上完香之后,孙乾没有着急离开,尉氏看在那堆礼物的份儿上,也没有赶人。

    孙乾看向尉氏,目光在尉氏那精心描画的眉目上,顿住了。

    dajiaguixi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