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387章:之后
    “小世子……”初八拍了拍小世子的肩膀,说道,“那是你父亲呢。”

    顺顺嘟了嘟嘴“我要伯父……”

    这是要萧见楚。

    本来,皇家的孩子不能称呼皇上为伯父的,但是萧见楚疼爱顺顺,就让他按照民间的叫法喊自己,随孩子开心就好。

    “我要伯父……我要伯父!”顺顺大声起来,他躲着高景川,嘴巴嘟起来,都能挂上香油壶了。

    “顺顺,你可不乖了。”萧见楚此时,走了进来。

    顺顺见到萧见楚眼前忽然一亮,里面从初八后面跑出来,冲到了萧见楚的面前。

    “伯父……皇伯父……”他伸着手,要萧见楚抱一抱他。

    萧见楚自然而然将顺顺抱了起来。

    高景川站在一旁看着眼前的一幕,表情微微僵住。

    “你父亲回来了。”萧见楚指着高景川,对顺顺说,“要不要跟你父亲回王府去?”

    “我想在宫里。”顺顺歪着头看着萧见楚,“我想跟伯父在一起。”

    “宫里呢,你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萧见楚笑着看顺顺,说道,“但是,你也好长时间没回王府了吧?要不要跟你父亲回去?”

    顺顺伸着脖子,小心翼翼似得看了看高景川,然后摇了摇头。

    “我想在宫里。”他说。

    萧见楚笑了笑,看向高景川。

    “孩子想留在宫中,若是你想……”

    “我知道了。”高景川说,“他喜欢留在宫中,就留在宫中吧。”

    这边,萧见楚闻言倒是有些诧异,压着嘴角,似乎是笑了笑。

    “皇上,我有话,想单独跟您说。”高景川道。

    萧见楚将顺顺交给初八,与高景川一起走了出去。

    “说吧。”萧见楚走出偏殿,高景川紧随其后,两人一边漫步,一边聊天。

    倒不似君臣,像是朋友。

    “皇上,你是真心疼爱顺顺的,我知道。”高景川说。

    萧见楚笑了笑“他确实招人疼。”

    高景川顿了顿,随即扬起下巴,利索落拓,说道“皇上打算,让顺顺以后做什么?”

    萧见楚闻言,眉梢流转,舔了舔嘴角,不置可否,反而说道“你怎么会这么问?你是他的父亲,这一点不应该问你吗?”

    高景川一字一顿“我是臣,皇上是君,顺顺最后如何,还是要皇上说了算。”

    萧见楚倒是有些吃惊,挑眉看着高景川“这竟然是从你嘴里说出来的话?”

    “我想,我能猜出,皇上想要顺顺做什么了……”高景川说。

    “哦?”萧见楚笑了笑,“你说,真要他做什么?”

    高景川看见萧见楚地眼中“延续皇室。”

    萧见楚闻言,只是挑了挑眉梢,却久久没有说话。

    “你怎么会这么想?”萧见楚开口问道。

    “因为,臣看得出来一件事。”高景川顿了顿,说,“皇上心中,放不下梁小姐。”

    “梁尔尔?”萧见楚说,“朕怎么就放不下了,你也知道,朕最后不是成全她跟邹蓝了吗?”

    “成全与放得下,并不矛盾。”高景川顿了顿又说,“爱之深,才会不忍心伤害。”

    萧见楚没说话,只是嘴角的笑容,渐渐不见了。

    “我想……”高景川又说,“皇上此生除了梁小姐,应该是不能接受任何女子了。”

    萧见楚扫他一眼:“你不是朕,如何知道?”

    高景川沉默了片刻,说道“我与皇上……也算是同父异母的兄弟。血脉相连,我想我也能理解先皇当时为何想要将你扶持上皇位。”

    先皇就是一个痴情种,如今萧见楚有过之而无不及。

    萧见楚看着高景川。

    高景川抬眼,也静静看着萧见楚。

    四目交互,坦坦荡荡。

    萧见楚本来抿成一条线的嘴唇,缓缓又有了弧度。

    “你这双眼,要是不去大理寺,可真就是埋没人才了。”

    高景川没说话。

    “是……”萧见楚自己说了出来,“我确实想要顺顺继承我的位子。”

    想好此时周遭就他们两人,这话要是给旁人听见了,怕是要吓死的。

    一国之君的位子,萧见楚竟然就这么草草定下了,而且还不是自己的孩子。

    “朕这一生……”萧见楚轻轻叹口气,说道,“算是输在了梁尔尔身上了,除了她,朕确实不会再娶任何一个女子。”

    所以,也不会有继承人。

    要说萧家正统的血统,似乎只剩下了高景川这一脉。

    “不过,你放心。”高景川说,“若是顺顺不是皇上的料子,朕也不会勉强的。”萧见楚说,“不过,如果你跟顺顺相处久了,你就会发现,他很适合。”

    “适合什么?”

    “做皇帝。”萧见楚笑了笑,拍了拍高景川的肩膀,“你这个做父亲的,不会来阻止朕吧?”

    高景川顿了顿,说“我没有这个资格。”

    萧见楚转头看他。

    “他来到这个世上,本就是意外,我从没期许过这个孩子……”

    萧见楚闻言,不仅皱了皱眉,皇上此时估计心道,世上哪有这样的父亲?!

    “但是!”高景川话锋一转,“他是我的孩子!第一眼见到地时候,我就想……我想让这个孩子自由。”

    萧见楚挑眉看着他。

    “若是他将来想继承皇上的位子,我会支持他,若是他不想……”高景川顿了顿,“我也会帮他。”

    萧见楚闻言,笑了笑“有你这句话,朕也就放心了。”

    高景川望着萧见楚。

    皇上的眼中坦坦荡荡,带着一丝欣慰。

    “皇上。”高景川冲萧见楚一拱手,“顺顺,就麻烦您了。”

    萧见楚也跟着笑了笑。

    …………

    …………

    “阿嚏!阿嚏!”此时走到南楚边界的梁尔尔,揉了揉发痒的鼻子。

    “风寒?”邹蓝不放心,问道。

    梁尔尔摇摇头,说“没事,除了有些晕车,我一切都好!”

    车上地童不兮开口,说道“明日,就能走到城镇了!”

    那意思,能稍微歇歇脚了。

    梁尔尔笑盈盈看向邹蓝,太好了,终于走进这个南楚了!

    车上的童不兮似乎是感受到了梁尔尔的快乐,冷冷泼了一盆水,说“现在只是走进南楚,距离南楚王都,还要走上一个多月呢。”

    梁尔尔随即耷拉下肩膀来。

    邹蓝无语地看了童不兮一眼,然后又看向梁尔尔“没事……我们不着急,慢慢走。”

    “恩!”梁尔尔来了精神,“明天到了镇上,我要买吃的,还要买衣服……”

    “好。”邹蓝眼角带着笑意,望着梁尔尔的目光柔和干净,“都听你的。”

    “哼!”梁尔尔耀武扬威,冲童不兮扬起下巴。

    童不兮白了她一眼,然后低头帮身边睡着的小安安裹了裹小被褥。

    此时已经是秋天了,南楚的秋天,已经很冷了,特别是晚上。

    …………

    …………

    洛京的秋天,跟南楚是完全不一样是的。

    秋老虎可是白叫的,虽然已经立秋好久了,但是暑热依旧没有散去,特别是蚊虫,更加肆虐了。

    三公子从自己屋中走出来时候,胳膊上起了好几个包,他不在乎地挠了挠,结果还挠出一道红痕出来。

    “三公子。”扫院子的下人见肖叔伦起来了,笑盈盈打招呼道,“早上好。”

    “早上好呀。”肖叔伦摆了摆手,就要往外走。

    府上侍卫连忙问“三公子,你这要去哪里?”

    “我出去走走。”肖叔伦说,“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天了,太累了。”

    “现在出去?”侍卫问。

    “当然啊。”肖叔伦说,“不能吗?”

    “这个……”那侍卫有些为难。

    肖叔伦里面明白过来了,说“我娘的命令?”

    “是……”你侍卫低着头,抓了抓头皮,说,“夫人的意思是,要公子好好在家修养……”

    “我已经好了。”肖叔伦浑不在意,就要往外走。

    “三公子,三公子!”侍卫连忙拦住肖叔伦,“你也别让我们难做,不是?”

    肖叔伦皱了皱眉“好了,我知道了,我去跟我娘说。”

    “那太好了。”侍卫连忙跟在肖叔伦身后。

    三公子翻一个白眼,然后走向了肖杨氏的院子。

    好巧不巧,此时肖杨氏的院子中,正有人拜访。

    “里面是谁啊?”肖叔伦站在院外,随口一问。

    “是……”肖杨氏的丫鬟,神色有些微妙。

    但是肖叔伦没有注意到,又问,“到底是谁啊?”

    “是赵小姐。”那丫鬟说,表情更加微妙了。

    “赵小姐?”肖叔伦说,“来了多久了。”

    他这么自然而然的反应,倒是让回话的小丫鬟有些诧异不解“来了,来了有一会儿了然……”

    “是吗?”肖叔伦心道,那现在他进去是不是不合适啊?

    说着,不经意扫了一眼眼前的小丫鬟,三公子这才注意到,那小丫鬟脸上欲说还休的表情。

    “怎么了吗?”肖叔伦问。

    “那个赵小姐……”小丫鬟咽了咽口水。

    “什么赵小姐?”肖叔伦一头雾水,“怎么了吗?”

    丫鬟低声道“三公子,你不会把人忘了吧?”

    “啊?”三公子一脸茫然,满脸写着,“赵小姐是谁啊?”

    “赵小姐!”丫鬟道,“礼部侍郎家的赵小姐!”

    所以,跟他什么关系?!

    丫鬟一跺脚“您之前定亲的对象!”

    “啊!”肖叔伦倏然瞪大眼,“你说什么?!”

    “什么什么?!”就在此时,肖杨氏打开了门,只见门口目瞪口呆的儿子。

    肖叔伦转向肖杨氏,自然也看到了肖杨氏身旁站着的一个姑娘。那姑娘长相不错,眉清目秀的,红着一张脸,半个身子躲在肖杨氏身后。

    “伤好了?”肖杨氏问。

    “好了。”肖叔伦说,“我来,是想跟娘说一声,我想出去。”

    “不行。”肖杨氏说,“大夫说了,你的伤要养三个月。”

    “没有那么夸张。”肖叔伦道,“我已经没事了!”

    “你说没事就没事?”肖杨氏道,“先回去躺着,一会儿让大夫给你把个脉。”

    “娘……”肖叔伦皱眉,“我现在有急事,一定要出去的。”

    肖杨氏有些不满,沉着脸,说“大理寺没了你,就不能破案是吧?!”

    “不是大理寺。”肖叔伦道,“是我一个朋友,今日铺子开张,我要去恭贺。”

    肖杨氏听闻不是大理寺的事情,神色缓和了一些。

    “那正好。”肖杨氏说,“清伊也要回去了,你护送她吧。”

    “哈?”肖叔伦无语。

    “清伊啊,这就是我那不争气的儿子。”肖杨氏冲身后的赵小姐,声音立马温柔了许多,带着笑意,缓和说道,“你多担待一些啊。”

    “我,我见过三公子。”赵清伊开口说道,声音很小。肖叔伦不竖起耳朵,都听不太清楚。

    “娘!我……”肖叔伦刚想说,让其他人送吧,我没空!

    肖杨氏不愧是肖叔伦的亲生母亲,儿子还没开口,就知道他要说什么。

    “你要是身体不适的话,就回去休息,娘也不劳烦你送清伊了。”

    那意思,你要是想出门,必须先送这个赵姑娘,不然,你就不用出门了!

    “我……”肖叔伦还能说什么,他看向赵清伊。

    “走吧,赵姑娘。”

    “多谢三公子。”赵清伊的脸更红了。

    提着裙摆,跟在了肖叔伦的身后。

    …………

    …………

    人前脚跟肖叔伦走出了将军府,后脚七嘴八舌的流言就开始了。

    “这个,赵姑娘……是想嫁给我们三公子吧?”

    “那还用说吗?人都亲自来我们府上了……”

    “可是,三公子之前不是逃婚了了吗?”

    “不是逃婚!不是逃婚!夫人说了,是因为大理寺急案,公子不得不连夜去了!”

    “什么急案啊!就是逃婚!公子看不上这个赵小姐!”

    “可是,她明显很喜欢我们公子!”

    “对啊!都这样了,还来将军府……”

    “不用猜了,她一定是很想嫁给我们三公子。”

    “那是!你也不看看,整个洛京,能比上我们三公子有几个啊!”

    “相貌!家室!人品!特别是相貌!你们说说,整个洛京,除了一个慎王爷,谁还能在相貌上超过我们公子?!”

    dajiaguixiu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