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363章:相会
    邹蓝经常一言不发,之前他一直是梁尔尔的侍卫,所以,他们两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于是在外人眼里,看不出他们像夫妻。

    梁尔尔抓了抓后脑勺,笑笑“这有什么好道歉的?”

    刘小姐也破涕为笑,两人有说了一会儿话,刘小姐才依依不舍将怜儿交给了梁尔尔,郑重说道“那就这样定了!我回去准备一下。”

    梁尔尔颔首,送走了刘小姐,而此时,她的的睡意也已经彻底没有了。

    邹蓝站在她身后“不困了?”

    梁尔尔伸了伸懒腰,一耸肩“之前还很困,现在不困了,天也快亮了……我们去吃早饭吧,我有些饿了。”

    “好。”邹蓝颔首。

    “对了。”梁尔尔走了两步,终于又想起了一件事,“你之前,要跟我说什么来的?”

    被小七打断了两次了都。

    邹蓝顿了顿,想起刚才梁尔尔跟刘小姐的对话。

    邹护卫笑了笑,说“没事了。”

    “真的?”梁尔尔倒有些好奇了,邹护卫想说什么啊?

    “想吃什么早饭?”邹蓝问。

    梁尔尔的思绪蹦到了早饭的问题上……

    “我想吃小笼蒸包……”梁尔尔数着,“还想喝小米南瓜粥……”

    邹蓝跟着梁尔尔身后,陪她一起去吃早饭。

    …………

    …………

    此时,另一家客栈里的肖叔伦与高景川,也醒了。

    两人洗漱完毕,然后也商量着吃早饭。

    “想吃什么?”高景川问肖叔伦。

    “想吃小笼蒸包……最好再配上一碗小米粥,再加一叠咸菜!”

    “我来的时候,见到了一家早餐铺。”高景川说,“有你要吃的。”

    “那赶紧的!”肖叔伦开开心心出了门。

    …………

    …………

    高景川带着肖叔伦走到那早餐小摊的时候,远远的,肖叔伦就见到了梁尔尔与邹蓝。

    距离上次分别,也有些日子了,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

    “小表姐!表姐夫!”肖叔伦开心,挥手喊道。

    梁尔尔听见这个熟悉的称呼,微微一顿。

    “叔伦!?”梁小姐一脸诧异。

    肖叔伦倒是很淡定,脸上挂着笑容,招着手打招呼“小表姐!表姐夫!”

    “你怎么会来这里?!”梁尔尔看着走进的肖叔伦,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办案路过。”肖叔伦说着,人已经坐到了梁尔尔的面前。

    “刚才她点的早饭,全部再多来两份。”肖叔伦跟早点摊地老板招呼一声,然后又转头看向梁尔尔“怎么就你跟表姐夫?!小安安呢?”

    “在客栈睡觉呢。”

    “哦……”肖叔伦道,“那太可惜了,我还想逗逗她呢……”

    “对了,小表姐”肖叔伦忽然又道,“你是不是在这里招惹刘家了?”

    梁尔尔再次差异“你是怎么知道的?!”

    肖叔伦摊手,然后将昨晚见过刘管家的事情,说给梁尔尔听。

    “这也太巧了吧……”梁尔尔简直有些哭笑不得。

    肖叔伦拿手肘撞了撞身旁的高景川,说道“不算巧,景川他算着时间,说你们应该到阳城这一带了,又听见那管家说外乡人,自然就想到了你们。”

    “对了。”肖叔伦正襟危坐,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具体说一说。”

    梁尔尔就将捡到缘缘的事情,还有刘府跟马家之间的仇怨,大致说了一下。

    “这么看来……”肖叔伦听罢,摸着下巴,说道,“刘老爷不会轻易放过你们了?”

    “照你说的,他不是派你们来对付我们吗?”

    话音落下,两人都不禁笑了。

    这时候,老板也将早饭端上早饭来了。

    “先吃饭。”肖叔伦道,“吃完了,在想着怎么解决事情!”

    …………

    …………

    此时的刘府中,刘小姐坐在自己的屋子中发呆。

    “小姐?”丫鬟端来了早饭,小声说道,“吃点东西吧……”

    刘素仪神情恹恹,看了一眼端上来的饭菜,轻轻摇了摇头“我不饿。”

    丫鬟看着她,犹豫道“可是……你一夜没睡,要是再不吃些东西,人会顶不住了的。”

    “我说了我不饿。”刘素仪摆手,“拿下去。”

    “是……”丫鬟只好将饭菜撤下去。

    就在丫鬟要走出去的时候,刘小姐忽然开了口“等一等。”

    “小姐,你要吃了?”丫鬟欣喜。

    “我爹……在没在府中?”刘小姐问。

    “老爷?”那小丫鬟歪着头,“我没见老爷……”

    “你去看一看。”刘小姐说,“偷偷地去。”

    “好。”

    “还有……”刘小姐说道,“帮我把杨婆婆叫过来。”

    杨婆婆是府上的老人了,其他都挺好,就是平时爱贪小便宜。

    “是。”

    丫鬟不知道刘小姐要什么,只能一头雾水,按照她要求的去做。

    很快,杨婆婆就来到了刘小姐的房间里。

    “小姐,有什么吩咐吗?”杨婆婆长得精瘦,站在那里,一看就是一个精于算计的人。

    “我想求你一件事。”刘素仪说。

    “说什么求不求的。”那杨婆婆捂嘴笑着,“我是刘府的下人,小姐尽管吩咐就是了!”

    “你帮我把这些典当了。”刘素仪说着,从身后拿出一个包袱来。

    “这……这是?”杨婆婆不解。

    “这里面,是我的一些金银首饰。”刘小姐说着,看向杨婆婆,“不会让你白白跑这一趟,典当的钱,你可以拿走十中之一。”

    十中之一。

    杨婆婆的眼,一下早就亮了起来。

    “当然了。”刘素仪又道,“这件事,不能被任何人知道。”

    “小姐……你缺钱啊?”杨婆婆盯着刘素仪的包裹,心里有些不解,小心翼翼地试探道。

    “这你就不要管了。”刘素仪道,“你做还是不做?”

    杨婆婆眼珠子一转,这十分之一的钱财啊……她两三年的收入呢!

    “小姐都开口了!我怎么好推辞呢!”杨婆婆一拍大腿,“小姐放心,我保证帮你做到。”

    “我今晚之前,就要见到兑好的银票。”刘小姐道。

    “好!”杨婆婆说,“今晚之前,就给小姐!”

    这下谈拢了,刘素仪点点头。

    杨婆婆带着东西,下去了。

    不一会儿,去刘老爷那里打探的丫鬟也回来了。

    “小姐,老爷出门了。”那丫鬟说,“我听老爷院子的人说,老爷吃了早饭,就跟刘管家出去了。”

    “我知道了。”刘小姐说罢,站起身来。

    然后,走出了房门。

    “小姐,你去哪里?”丫鬟不解。

    刘小姐道“去我爹的院子。”

    “唉?”丫鬟歪头,“老爷不是不在吗?小姐去做什么?!”

    …………

    …………

    此时的刘老爷坐着轿,正在去找肖叔伦的路上。

    刘管家急匆匆跟轿子旁,跟刘老爷说着话,他信誓旦旦地保证“老爷!昨晚那两个人,武功极好!能把藏海帮的帮主轻松解决!他们又跟那些人是仇人!我们真是赚了!”

    “最好是这样。”刘老爷说,“让他们鹬蚌相争,我们才好渔翁得利。”

    “您放心!”刘管家一拍胸脯,“老天爷这次都帮我们呢!”

    刘老爷点点头,心里想着一会儿见到那两个外乡人,要说什么……

    他正要放下轿帘,但是,眼前忽然闪过一个身影。

    “住轿!”刘老爷喊道。

    轿夫纷纷停住。

    刘老爷从轿子中走出来,直直看着不远处的一个早餐摊子。

    很普通的一个早餐摊子,但是,因为做了几个相貌不凡的人,特别是一名男子,白衣胜雪,长相惊艳,引得人纷纷偷看。

    而坐在那白衣男子旁边的,就是梁尔尔!

    此时的梁尔尔这边,一行四人,吃了早饭,站起身,结账回去。只是,没走几步,就跟走过来的刘老爷来了个面砰盘。。

    刘管家瞪大了眼睛,怔怔地看着肖叔伦与高景川,他昨晚请来的刺客,此时怎么刚跟“仇人”一起吃了早饭?!看样子关系还不错!?

    “你……你们……”刘管家的下巴差点惊下来。

    刘老爷显然不认识肖叔伦与高景川,还以为他们是梁尔尔的同伙。

    “人手不够,你又找帮手了?”刘老爷冷冷说了一句。

    刘管家闻言的头,恨不得扎到地底下!

    梁尔尔不疾不徐,回道“面对出尔反尔狡猾的敌人,我不得不谨慎呢。”

    刘老爷脸色难堪“如果不多管闲事,现在你又何必烦恼呢?”

    “烦恼?”梁尔尔一耸肩,气死人的调调,“我一点都不烦恼,倒是刘老爷,打又打不过,又不敢大张旗鼓!现在,不应该是你烦恼吗?”

    刘老爷被梁尔尔说的面红耳赤,一时间又不能反驳。

    他狠狠瞪了梁尔尔一眼,一甩袖子,转身离开了。

    刘管家却还站在原地,看着肖叔伦与高景川……

    “走了!”刘老爷提醒了一声!刘管家才如梦初醒,连忙跟了上去,但是,走得一步三回头的,一直看着肖叔伦。

    惨了惨了!

    他是彻底闯祸了!

    刘管家忍着逃跑的冲动,硬邦邦地跟在刘老爷的后边。

    他信誓旦旦地跟老爷保证,找到了梁尔尔的仇人,现在倒好了!什么仇人啊!那分明是梁尔尔的同伙!

    这要怎么解释啊?!

    刘管家一个头两个大,完全没有刚出府的心情。

    “怎么了?”刘老爷也注意到他的不对劲。

    刘管家擦了擦额角的汗渍“没,没事……”

    …………

    …………

    于是刘管家就这么硬着头皮,带着刘老爷来到了中兴客栈。

    “人就在这里?”刘老爷问。

    “是……”刘管家低着头,钝钝地回道。

    刘老爷走了进去。

    “住在哪里?”

    “天字三号房……”

    刘老爷就来到了天字三号房,然后敲门。

    敲了几声,里面没有回应。

    刘管家松了口气,连忙说“他们……是不是走了?”

    “找谁?”就在刘管家话音没落下的时候,门开了,里面站着一个男子。

    刘管家一顿。

    那人蒙着脸,他身后还站着一个男人,那男人也蒙着脸。

    “是他们吗?”刘老爷问刘管家。

    刘管家看着蒙面的肖叔伦与高景川,呆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

    “你就是刘老爷吧?”肖叔伦开了口,说,“进来坐。”

    刘老爷知道自己找对了人,也就不理会刘管家了,走进了屋子。

    “你,你们……”刘管家站在门口,指着肖叔伦与高景川。

    高景川走过去,声音丝丝凉凉“不想死,就闭嘴。”

    刘管家连忙闭上嘴,不敢开口了。

    “刘老爷……”这边肖叔伦已经跟刘老爷聊起来了,“你找我们,是想我们帮你除掉仇人吧?”

    “对。”

    “你对她,都有什么了解?”

    “我只知道,她姓梁。”

    “哦……”肖叔伦轻轻颔首,“还有吗?”

    “没有了。”刘老爷上下看着肖叔伦,警惕起来,“话说,你还没说,你跟她什么仇?怎么追到这里来了?!还有,为什么蒙着脸。”

    “我们的事,说来说话长……”肖叔伦拉了拉脸色的面纱,又说“至于蒙着脸,是因为我们是朝廷的钦犯!”

    刘老爷皱眉。

    “怎么?知道我们是朝廷钦犯,还跟跟我们合作吗?”肖叔伦又问。

    刘老爷一咬牙“只要事情能成!”

    肖叔伦挑眉,对方这是豁出去了啊。

    “说吧。”肖叔伦说,“你想我想做什么?!”

    “你们做什么都可以。”刘老爷说,“你们跟他们不是仇人吗?杀了,刮了,都可以。”

    “然后呢?”

    “然后……我要她那里的孩子!”刘老爷目光冷戾。

    “你要那孩子做什么?”肖叔伦问。

    “我不问你,你也你也不用问我。”刘老爷说,“阳城,我还是很熟悉的,如果你要动手,我可以帮你成功逃走。”

    “好。”肖叔伦说,“那我要好好想一想,什么时候动手……”

    “尽快!”刘老爷说。

    “好……”肖叔伦道,“那就明晚吧。”

    “明晚?”刘老爷想了想。

    “对,就明晚。”肖叔伦说,“你想办法拖住她,将她留在客栈里,我们明晚动手!”

    “好!”刘老爷重重点头。

    nuixiu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