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325章:困兽
    皇宫门口,梁介甫本来要出宫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肖叔伦的声音。

    “叔伦,你怎么在这里?”梁介甫诧异,看着走过来的肖叔伦。

    梁思思在见到肖叔伦的时候,轻轻皱了皱眉,她整个人不动声色,往梁介甫的身后躲了躲,像是不想被肖叔伦注意到似得。

    可是,事与愿违。

    肖叔伦走到两人身前“思思表妹,我终于找到你了。”

    梁思思闻言,扬起一抹僵硬的微笑“叔伦表哥,你找我做什么?”

    “是啊,叔伦,你找思思做什么”梁介甫也不解,开口询问。

    “是这样的。”肖叔伦看着梁思思,说道,“姑父,你还记不记得,之前关于梁府死了一个宫女的命案。”

    “记得啊。”梁介甫点着头。

    那个宫女叫赵媛媛,是在梁思思出嫁的那个夜里,被人杀了。

    “我之前怀疑,凶手是思思表妹身边的春芽,可惜,春芽被人灭口了。”

    “什么?!”梁介甫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看着梁思思。

    梁思思连忙摇着头“爹……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思思表妹,知不知道,一会儿跟我回大理寺说吧。”肖叔伦道。

    “爹……”梁思思摇着头,可怜兮兮往梁介甫身后躲。

    梁介甫强迫自己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叔伦,等一等!这,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肖叔伦解释道“应该不是误会,侯府的下人们现在都被抓了,其中一个为了减轻罪过,招认了一件事,说是看见思思示意一个叫春秀的丫鬟给春芽下毒。”

    梁介甫看向梁思思。

    “爹,我真什么都不知道啊……”梁思思不知摇着头,像是被猎人狩猎的兔子,一双眼,泛着红。

    “思思,表妹,正好我也回去,走吧,你跟我回大理寺……”肖叔伦说着,要上前抓人。

    “慢着!”

    一道声音响起来,不是梁介甫的,而是……青大夫。

    只见青大夫气喘吁吁赶了过来,直冲到梁思思面前。

    “青,青大夫?”梁思思看着脸色难看的青大夫,心中隐隐有不祥的预感。

    梁介甫看着气势冲冲的青大夫,那样子,像是他下一刻就会对梁思思动手了。

    “是你啊……青大夫……”梁介甫住青大夫,问道,“你也来找梁思思?”

    “不错!”青大夫沉着脸。

    梁思思微微皱眉,受惊的小鹿似得,往梁介甫的身后躲去。

    “有什么话,好好说……”梁介甫连忙安抚道。

    “我有话问她。”青大夫指着梁思思。

    梁介甫好声好气“问什么?”

    青大夫的目光越过梁介甫,直直看向梁思思“你是不是逼死了泽兰?”

    话音落下,梁思思脸色极度难看,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青大夫,你在说什么啊?”梁思思露出一脸疑惑,“泽兰?这个名字有些熟……”

    “青泽兰,我妹妹。”青大夫死死盯着她。

    “青泽兰?”梁思思摇着头,“青大夫,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不认识什么青泽兰。”

    “高侯爷临死前,都招了,你还想隐瞒吗?”青大夫冷冷问。

    梁思思回道“死?你是说……侯爷他……”

    “他说,是你逼死了泽兰!”青大夫逼近梁思思一步。

    梁思思不由往后退了些,“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一旁的肖叔伦听到高侯爷的死讯,担心起高景川来,他当机立断“思思!现在赵媛媛的死跟青泽兰的死,都跟你有关系,你跟我回大理寺一趟。”

    肖叔伦打算,先将梁思思关起来,然后去找高景川。

    可是……

    只见兔子似得梁思思,忽然鼓足了勇气,她躲在梁介甫身后,看着肖叔伦,说道“表哥,你要抓人,是要证据的……单凭两个人的话,你就要把我抓到大理寺?你有证据吗?”

    一下子,肖叔伦被问住了。

    梁思思道“如果没有证据……我不会跟你走的。”说着,又往梁介甫的身后又躲了躲。

    肖叔伦与青大夫看了彼此一眼。

    一时间,还真的拿梁尔尔没办法。

    “梁二小姐,跟我走一趟吧。”就在此时,高景川走了过来。

    肖叔伦见到他,神色一喜,但是想到高侯爷……神情又复杂起来。

    高景川走到了梁思思面前“梁二小姐,你是侯爷府夫人,高侯爷谋反,你脱不了干系。”

    “我……”

    还没等梁思思说什么,高景川一抬手,“来人!”

    “爹!”梁思思抓着梁介甫不放。

    但是,宫里的侍卫可没有那么客气,一把将梁思思拿下。

    梁介甫看着被带走的女儿,急得满头大汗。

    肖叔伦上前一步,顺势拦住了梁介甫,肖三公子看了一眼远去的梁思思,安慰梁介甫“姑父,你放心,如果思思表妹是无辜的,就绝对不会有事的。”

    当然,如果,她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也是逃不了!

    …………

    …………

    梁介甫在肖叔伦的安慰下,最后被送出了皇宫。

    肖叔伦看向一旁的高景川,欲言又止“高侯爷的事情……”

    高景川忽然道“没事了……”

    “什么?”

    高景川却没有再说下去。

    就在此时,初三急匆匆来了,告诉了两人一件事。

    皇上不见了!

    有人见皇上去了飞羽宫,但是飞羽宫哪里有皇上的踪迹?

    这下,影卫可慌了。

    初三没办法,只能来找高景川帮忙。

    …………

    …………

    而此时,不见的皇上,被童不兮挟持着,正躲在飞羽宫的地道中。

    “这里……是邹蓝告诉你的吧?”萧见楚看着四周,啧啧嘴,“怪不得,你挟持朕,挟持的这么胸有成竹。”

    童不兮冷冷看着萧见楚“既然要绑架你,自然是做足了准备的。”

    “不错。”萧见楚颔首。

    童不兮实在不明白,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萧见楚是怎么笑出来的。

    “怎么了?”萧见楚见他盯着自己看。

    “你不怕死?”童不兮忽然问。

    “死……”萧见楚顿了顿,看样子,很是认真地想了想童不兮的问题,然后郑重地回道“害怕。”

    可你的样子可是看不出一点害怕的情绪。

    皇上笑了笑“心里怕不怕,不用什么都表现在脸上吧?”

    …………

    …………

    宫里,影卫在找皇上,火急火燎。

    坤宁宫这边,小太监也火急火燎来禀告梁尔尔“娘娘!四殿下,将梁二小姐抓起来了!”

    梁尔尔闻言,皱了皱眉“我知道了。”

    这反应,让禀报的小太监有些意外。

    “下去吧。”梁尔尔说。

    “是。”

    …………

    …………

    再说梁思思这边,她被押金死牢中,竟然跟方一隅关在了一起,不知道暗卫是故意的,还是因为,这里实在没有什么空牢房了。毕竟,此次造反的大不部分人,都被关在这里。

    梁思思跟缩在牢房一角,看着牢房另一头的方一隅,像是不认识方一隅一样,一言不发。

    方一隅伸手重伤,蜷缩在地方,只有最后一口气撑着似得。

    梁思思不说话,方一隅也说不出话,但是,两人看着彼此。

    方一隅忽然笑了笑,声音嘶哑。

    梁思思终于没忍住,轻声问了一句“你……没事吧?”

    方一隅又笑,一口鲜血吐出来。

    梁思思眉头紧锁,顿了顿,挪到了方一隅的身边,然后,缓缓地将方一隅扶起来,还是没说话。

    “你就不怕……被人发现?”方一隅撑着,虚弱地问,声音小到,梁思思竖起耳朵,勉强才能听清。

    她回道“我现在不帮你,才会被人怀疑,你一个临死的人,我怎么会不闻不问?”

    “哈哈……”方一隅笑得嘶哑。

    “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方一隅忽然问道。

    梁思思皱着眉,回道:“应该是我问你,我有牵制蛊,梁尔尔一定会救我,至于你……”

    “我?我是活不了……多久……了……”方一隅竟然笑盈盈地说着自己的死讯。

    “你临死之前……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梁思思忽然问。

    “你想……听什么?”方一隅微微仰头,看着她。

    “你还有什么杀手锏没有?或者说……三皇子还留下什么势力没有?”梁思思低声问道。

    等到这次,她逃过这一劫,再想办法重头再来。

    方一隅一直看着梁思思,许久没说话。

    “怎么了?”梁思思不仅皱眉问。

    “没什么……”方一隅又笑了笑,笑得由衷的喜悦,他道,“我……果然没看错你……是个……疯子……”

    梁思思一直皱着眉,冷冷回道“我这是拜谁所赐?”

    方一隅点着头“好,很好……”

    拜他所赐,是他创造出来的……

    “说重点。”梁思思皱着眉,“你的时间不多了。”

    “放心……”方一隅说,“你不会有事的。”

    梁思思不太放心。

    “梁思思,不要忘了你今日的话……”方一隅回光返照似得,抓住她的袖子,“只要不死,就疯下去……”

    …………

    …………

    这边,初三将皇上不见的事情告诉了高景川。

    “哪里都找了?”高景川问。

    初三颔首“我们不敢声张,但是,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皇上会去哪里?”一旁的肖叔伦不解。

    “现在,不是去哪里了。”高景川说,“应该是被人藏起来。”

    “什么?”

    肖叔伦瞪大眼睛“这里是皇宫……”

    “刚才,这里才平定一场叛乱。”高景川提醒他,“现在,是宫里最乱的时候。”

    “四殿下。”初三拱手,“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

    高景川其实也本有办法……

    “皇后娘娘。”高景川忽然说道。

    “什么?”初三一愣,不知高景川什么意思。

    “去问皇后娘娘的意见。”高景川道,“她总是能说出一些出人意料的话。”

    此时,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我这就去。”

    …………

    …………

    初三跟高景川肖叔伦,三人赶到坤宁的时候,梁尔尔正好离开了。

    “娘娘呢?”初三连忙问道。

    “说是去找四殿下了。”侍卫回道。

    初三看向高景川。

    高景川不解,找他做什么?

    “什么时候走的?”初三问。

    侍卫“刚走没多久。”

    “赶紧追。”初三一摆手。

    梁尔尔是坐轮椅的,很快被众人追上了。

    “小表姐!”肖叔伦喊道。

    “是你们?”梁尔尔也连忙道,“正好,我也想找你。”她看向高景川,直接说道“我听说,你抓了思思?”

    “是。”

    梁尔尔“她现在人呢?”

    “在死牢里。”

    梁尔尔皱了皱眉“你不会杀了她吧?”

    “她的生死,我说了不算。”高景川回道。

    梁尔尔轻轻松了口气“总之,现在不能杀她,必须留她一命……”

    “娘娘。”此时,初三心中惦念着萧见楚,也顾不得尊卑了,他打断了梁尔尔,“我们有急事找你!”

    梁尔尔一顿,似乎是下意识地,想到是什么事。

    “什,什么事?”她问。

    “皇上不见了!”初三说,“你知道……他在哪里吗?”

    “我怎么知道啊?”梁尔尔立马反问,她干咳了一声,“你们没有好好找找吗?”

    “已经找了。”初三少见的焦急,回道,“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

    “那……那接着找啊……”梁尔尔遮住自己眼中的不自在,舔了舔嘴唇,说道,“宫里这么大,是不是萧见楚躲在哪里了?”

    “不会,皇上不会躲起来的,这个时候,他不会跟我们开这个玩笑的。”初三道。

    “那……我也不知道啊。”梁尔尔清了清嗓子。

    初三从梁尔尔这里得不到有用的情报,只能转头看向了高景川。

    是高景川建议他来问皇后娘娘的。

    此时的高景川盯着梁尔尔,没说话。

    梁尔尔避开高景川的目光,冲初三道“你与其在这里问我,不如赶紧去找找。”

    “是。”初三觉得确实应该如此,转身离开了。

    等到他走了。

    高景川才缓缓开口“娘娘,借一步说话。”

    “呃……好,好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