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大家诡秀 > 第248:开始
    萧见楚的传单在洛京掀起了惊涛骇浪。

    【萧见楚乃五皇子】

    很快,这个消息席卷了整个皇宫,宫人们在私下窃窃私语,但是,却没人敢将这件事捅到萧奉肃面前,

    皇上似乎全然不知情,没有察觉出什么异常。

    宫中,无人敢主动将这件事捅到皇上的面前,惹皇上不快。可是宫人不敢,大臣可不一样。

    没过几日,御前就来了折子,不仅说了这件事,还借着这件事,参了萧见楚一本。那奏本中,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这种大逆不道的流言快速散播,王爷此时不适合待在洛京了,不如将他先送出洛京去……

    萧奉肃看了看写奏本的人,哦,高侯爷的亲信。

    皇上冷笑一声,将那奏本压下来。

    “皇上……”王喜端着新茶进来了,帮萧奉肃倒了一杯。

    “景琼怎么样了?”皇上开口问道。

    “大公主领了旨,正开心呢吧。”

    “开心?”萧奉肃摇摇头,“她不抗旨就是好的了。”

    “公主知道这是为她好,怎么会违抗皇上的旨意?”

    萧奉肃前几日下旨,又要给萧景琼赐婚,皇上此次的主意已定,看来就算是萧景琼装疯卖傻,也要将她塞进花轿中。

    新驸马爷这次不再是江小侯爷,而是刑部尚书之子。

    婚期有些匆忙,就在三天之后,礼部都要忙的晕头转向了。

    …………

    …………

    这边,萧景琼坐在自己的公主殿中,麻木地看着来来回回的众人,

    公主要出嫁了,这其中规矩繁琐,每日都有宫中嬷嬷来说规矩。萧景琼面无表情地听,从不回应那嬷嬷,也不知道她听到了心中没有。

    …………

    …………

    公主即将大婚的消息,稍微掩盖住了【萧见楚乃五皇子】的消息。

    民间议论纷纷,讨论火热。

    这次,不同于上一次。上一次,传单公布四皇子是高景川,皇上动怒,命人将彻查此事。而这次,皇上似乎都不知道这件事,或者换句话说,皇上并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老百姓就是这样,越是有跟他们唱反调的人,他们越是情绪高涨,若是当局者置之不理,他们倒是觉得无趣,就先偃旗息鼓。

    …………

    …………

    眼看公主明日就要出嫁,一众与她关系好的,都进宫来看望她。

    今日来探望的沈归雁与梁思思。

    这两人在宫门口碰了面,都是一愣,因为两人都蒙着面纱。

    “我们进去吧?”梁思思小说说道。

    刘蕊儿点点头。

    两人一同往宫中走去。

    刘蕊儿一边走,一边不由地看着走在自己身边的梁思思,刘小姐皱了皱眉。

    “怎么了?”梁思思转头问道,她长相乖巧,说话声音也下,一直给人一种柔顺听话的感觉。但是,她今日蒙了面纱,只看她一双眼,总觉得凌厉了许多。

    “你,今日与往常不大一样。”刘蕊儿说。

    “是吗?”梁思思笑了笑,说“哪里不一样了?”

    刘蕊儿道“说不上来。”

    梁思思笑着,摇了摇头“是不是,因为我今日戴面纱了?”

    刘蕊儿皱了皱眉“我不也带了?”她带着面纱,是因为萧景琼让人传话,让她这么做的,但是,梁思思为什么……

    “话说,你怎么会戴面纱?”

    “我有些风寒了,担心传染公主。”梁思思说。

    “风寒就在家里休息啊。”刘蕊儿道,“见公主,又不是非要今天来。”

    刘蕊儿道“我怕公主想念我啊……”

    刘蕊儿闻言,有些不乐意了,梁思思这话说的,好像她跟公主的关系,比自己跟公主还亲近?

    明明最先认识萧景琼的是她刘蕊儿,她们几乎是一起长大的,现在来了一个梁思思……

    刘蕊儿眉梢一挑,说道“公主忙着吗,没空想你。”

    “那我想念她了。”梁思思说。

    刘蕊儿又道“你倒是时时刻刻都想着这公主呢……”声音带着若有似无的嘲讽。

    梁思思笑了笑,用同样的口气回道“你不也是吗?”

    刘蕊儿闻言,一怔,平时,梁思思可不敢这么跟她说话!梁思思就是个邺城来的小门小户,生母是妾!一辈子都没成正房,她如今住在将军府,也是勉强的很。

    “梁思思,你没事吧?”刘蕊儿沉下脸。

    “我好得很呢。”梁尔尔依旧是眉目含笑。

    刘蕊儿见状,想发作她,但是一想,这里是皇宫,若是她真的做了什么,惊动了这里的其他人就不好了。

    刘小姐经过上次的牢房之灾,已经学乖很多了。

    两人就这么走到萧景琼的住处。

    “你们来了?”

    萧景琼正听那嬷嬷讲规矩,听得满脑子头大。

    老嬷嬷见公主的朋友来了,也识相的先退下去了。

    “你们!你终于来了!”萧景琼一把抓抓两人的手。

    梁思思笑了笑“嗯,我来了。”

    “我一直在等你们了!”萧景琼说。

    一旁的刘蕊儿皱了皱眉,心道,这是怎么回事?

    “抓紧时间吧。”梁思思说。

    “嗯!”萧景琼说着,就开始脱衣服。

    “蕊儿,你也脱!”萧景琼说。

    “啊?”一旁的刘蕊儿更是瞪大了眼睛“这……”

    “我一边换衣服,一边跟你解释。”萧景琼道,“快脱!”

    刘蕊儿眨眨眼,最后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脱下了自己的衣服。

    “我要出宫,但是外面的监视太严密了,所以,只能先跟你换一下身份!”萧景琼跟刘蕊儿换过衣服,“我跟你的身形相当,你又是带着面巾来的,不会有事的。”

    刘蕊儿这下终于明白了,但是她还有一事不明白。

    “公主,你为什么要出宫啊?”

    明日,不就是萧景琼大婚的日子吗?

    “我有一人必须见一面!”萧景琼说着,看向刘蕊儿,“一会儿,你帮我留在这里!做掩护。”

    刘蕊儿愣愣,点了点头“是。”

    她又不由地看向梁思思。

    萧景琼说“思思一会儿,留在这里。她还有事情要做!”

    …………

    …………

    教习老嬷嬷一种在等公主跟朋友叙旧完,结果,刘大小姐都走了,但是梁二小姐一肚子的话,似乎说不尽,一直拉着公主说话。

    教习嬷嬷皱了皱眉,看看刘小姐离开的方向。

    看看人家刘小姐多懂事啊!知道适可而止,这个梁二小姐,可真是不懂规矩,果然是小地方来的。

    这边,懂事的“刘蕊儿”出了宫,上了一辆马车。

    马车上一直等着以为车夫,草帽檐儿压的低低的,问道,开口问道“公主,去哪里?”

    “见景临。”萧景琼压低声音,“我给你指路,你只管驾车。”

    “是!”那车夫答应道。

    …………

    …………

    等到那马车走远了,一个人从暗处缓缓的走了出来。这人正是沈归雁。

    沈归雁盯着马车离开的方向,目光有些疑惑。

    她明明眼睁睁地看着梁思思跟刘蕊儿进了皇宫,但是出来的人只有刘蕊儿,梁思思呢?

    同样带着疑惑的人,还有影卫初一。

    他闪身出来,撞了撞沈归雁“沈小姐,你回去休息休息吧。”

    沈归雁回头瞧她。

    “我不累。”

    “这些天,你在学堂一直盯着梁思思,怎么会不累?”

    “我……”

    沈归雁还想说什么。

    初一打断她“今天有我呢,梁思思一出来,我就跟上去,放心吧。”

    “可是……”

    “你在学堂盯着她合适,但是在这里,还是让我来吧。”初一说道。

    沈归雁想了,的确如此,学堂之外,要说跟踪的话,还是影卫比较专业。

    “那我先走了。”沈归雁说。

    …………

    …………

    沈归雁说是走了,但是,没有走远,而是往回将军府的路上走,她是这么想的,梁思思不管怎么样,总要回来的吧?

    这么想着,沈归雁加快了脚步。

    一辆马车从眼前闪过。

    沈归雁忽然一顿,眨了眨,往那马车看去。

    那不是刘蕊儿的马车吗?

    怎么走这条路?这是跟刘府完全相反的路啊……

    鬼使神差的,沈归雁跟了上去。

    因为在街道上走,那马车走的很慢,沈归雁倒是轻轻松松地跟上了。

    越走越觉得不太对劲儿……

    这个马车怎么会来这片住宅区?这里跟刘府处于完全相反的方向。

    马车缓缓在一扇门前停下了。

    沈归雁不敢贸然上前,就站在远处看着。

    幸好她视力极好,即便是离得远,也勉强看的清楚。

    只见车夫下来敲了敲门,然后门开了。

    再然后,刘蕊儿从车上下来。

    沈归雁依旧心中纳闷,不知道刘蕊儿要见谁。

    就在她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刘蕊儿的一个举动,将她定在了原地。

    只见刘蕊儿的有些不耐烦的扯了一下面纱,然后面纱的下的容颜,露了出来。

    沈归雁瞪大了眼睛。

    “大,大公主?!”

    她捂住自己的嘴,才没有发出声音。

    之前的不解,现在统统解释清楚了,从宫里出来的人,根本不是刘蕊儿,而是萧景琼!大公主明日就要成婚了,她来这里做什么?!

    沈归雁脑中一团乱麻,一失神,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墙壁。

    “谁!”帮萧景琼开门的人极度警惕,迅雷不及掩耳,冲了过啦!

    沈归雁脑中一片空白,这时候,一只手伸出来,一把捞走了她。

    开门人冲到沈归雁所在的位置时候,只见一只猫儿在那里卧着,见到人也不叫,悠哉悠哉地甩尾巴。

    那开门人觉得虚惊一场,转身走了。

    等到人走了,沈归雁身后的之人才缓缓的松开手来。

    沈归雁转头一瞧,是个中年汉子,长相极度普通,但是一双眼睛像是会笑似的。

    “你是谁?”

    “你哪位?”

    两人异口同声。

    那个人说到底算是帮了自己一把,沈归雁道“我叫沈归雁,是惠贞女学堂的学生。”

    “怎么在这里?”那人追问。

    “我,我追刘蕊儿来的……”沈归雁说完,盯着那人看,“你呢?”

    那人松了松肩,他没回答,而是伸出了手。

    就在沈归雁纳闷的时候,只见刚才那只猫,跳到了那人的手上。

    沈归雁瞪大眼睛。

    “我是谁你不用知道哦。”那人说道,“总之,先离开这里吧。”

    “我……”

    沈归雁还想问什么,但是那人已经转身走了。

    沈归雁不敢自己久留,也就跟着那人走了。

    那人走了几步,停下来看沈归雁。

    “你跟刘蕊儿有仇怨?”

    沈归雁摇头。

    “那你追跟踪做什么?”

    沈归雁顿了顿“我是也说不清为什么,就是直觉……”

    结果,让她见到了萧景琼。

    沈归雁不知道萧景琼出现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但是,这件事,她要告诉楚王爷。

    这么一想,沈归雁就要行动。

    “你不能走!”那人拉住沈归雁,一双笑眼全是凌厉,“说不清,不能走的哦。”

    “我……”

    “周扬。”这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道声音。

    沈归雁回头一瞧,竟然是影卫,初八。

    “她是楚王府的人。”

    “这样啊……”周扬将人撒开,“早说呀。”

    沈归雁看看叫周扬的,再看看初八。

    初八走过来,冲沈归雁道“他是皇上的暗卫。”

    沈归雁瞪大眼睛。

    皇上的暗卫?怎么会在这里。

    “你还不去跟皇上禀告?”初八冲周扬说道。

    周扬耸耸肩“王爷不是说了吗?狡兔三窟!等到确定里面就是三皇子的时候,我在跟皇上报告也不迟。”

    初八想了想,轻轻点头。

    周扬一挑眉“找人去试试?”

    初八不反对“嗯,找人试试!”

    沈归雁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

    初八叹口气,将沈归雁带到一旁的地方,

    沈归雁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啊?”

    “一时间解释不清楚。”初八说,“沈小姐,你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好了,三皇子绑架了我们王妃,而现在,大公主要去找三皇子……”

    沈归雁缓缓瞪大眼睛“那也就是说……”

    初八点头“那也就是说,我们王妃可能就在刚才的院子中,但也可能不在……”

    毕竟之前,他冒进,扑空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