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高段位重生 > 第二百四十七章 乌龙
    “这就不是你该担心的事了。”

    那一天夏曼的父亲夏慕云如是说道。

    只不过这样愁云密布的时间没过多久,夏慕云就被一个电话叫回公司去了。

    阿姨见状识趣的说要出门买菜,给沈清月和夏曼母女俩留下了足够的私人空间。

    “怎么回事儿啊妈?”夏曼看着阿姨带好了门,这才朝着沈清月问了起来。

    “还好没让人家看到你,你看看你都穿的什么样子,跟外面的疯子没什么两样……”沈清月仔仔细细的打量了她一番,没好气的说道。

    夏曼听到她的话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宽松短袖和阔腿裤,她自然知道这是沈清月看不惯她的这一身穿着打扮才这么说的。

    见到她和之前差不了多少的样子,夏曼心里的那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

    “哈哈,那不是穿着舒服么……”她讪讪的挠了挠脑袋,企图装傻充愣糊弄过去。

    谁知沈清月眼睛尖的很,见到她挠脑袋,便下意识的出口问她是不是好久没有洗过头发了。

    “你这头发几天没洗了啊?看上去油不拉几的!”沈清月也不管夏曼心里会怎么想,她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期间还捻起一缕夏曼的头发仔细的看了看,而后一脸嫌弃的样子。

    夏曼不知道别人好久不回家,突然有一天回家了会被家里人怎么对待,反正在他们家里她是享受不到所谓亲情的环绕的。

    她爸夏慕云总是忙着公司里的事,难得才能见上一次。

    而她妈沈清月则是不论什么时候见到她,都不忘给她一顿数落,压根不在乎她到底是不是刚经历完高考还是别的什么。

    “怎么会呢,我都是两天一洗的!”夏曼一边尴尬的解释一边将自己的头发从沈清月的手中解救了出来。

    就在救自己头发的时候,她忽然眼睛一亮。

    “妈你去做了美甲啊?”

    其实夏曼的原意是想夸一夸沈清月,然后快点转移话题。

    可沈清月是她妈啊,哪儿能弄不清楚她的那些小心思呢。

    之间沈清月眼疾手快的将自己的手收了回去,一本正经的对着夏曼说“这些东西都是有毒的,你现在还太小了,不能碰知道吗?!”

    听上去就好像是在跟家里不懂事的小孩子讲道理似的,可先不说夏曼的实际年龄了,单单是她表面上的年纪都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

    也不知道在沈清月的眼里,现在的自己到底有多少岁呢……

    就在夏曼陷入沉思的时候,那边的沈清月终于后知后觉的开始小声解释了起来。

    “这一次夏家来的人我们都没见过,所以你爸才会那么紧张。”

    她这一番话说的就好像自己刚刚并没有跟夏慕云一起紧张似的。

    夏曼嘴边的笑容转瞬即逝,她一方面怕她妈又说她什么另一方面则是在思考着夏家这一次到底来了什么人。

    既然是他们都没有见过的,那夏言和夏至肯定是不在的了。

    穆慈在不在都不好说,毕竟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是他在,沈清月和夏慕云两个人也不一定认得出来。

    “不过我看着里面有个人好像挺眼熟的,他最后好像还说了什么……”沈清月眯起眼睛沉吟了一会儿。

    “他说了什么?”夏曼心中一紧,深怕自己这时不注意听就错过了什么重要消息。

    谁知沈清月还是那么迷糊,没过多久她便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睡眼惺忪的对着夏曼说“我忘了。”

    要说起沈清月的记性的话,那也是有时候好有时候不好。

    譬如她就压根记不起夏曼具体是在什么时候出生的了,要不是有个大概的时间,夏曼这辈子估计都别想知道自己的生日是什么时候。

    毕竟就连她身份证上的那个生日也并不是她真正的出生日期。

    这件事说起来就有些乌龙了,当时在老家给夏曼上户口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并不是沈清月或者夏慕云两个人亲自去的。

    由于那个为夏曼上户口的亲戚年纪有些大了,等到她上完了户口回来跟夏慕云夫妻俩一合计,这才发现自己犯了个多大的错误。

    但那个时候已经于事无补了,所以夏曼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和她实际出生的日期并不一样。

    好在上户口的时候不需要填写具体的出生时间,否则的话指不定还会闹出什么样的乌龙来呢。

    “哎呀我困了,你就自己先玩着吧,等阿姨回来了叫她给你做饭吃。”

    沈清月在偌大的沙发上翻了个身,夏曼就只见她将头埋进了抱枕之中,无所顾忌的呼呼大睡了起来。

    这要是被郑文杰他母亲——也就是她前婆婆看见的话,保不准还会说出什么嘲讽的话来呢。

    “这哪儿是个当妈的样子啊!”

    彼时出现在夏曼脑海中的便是那个年迈的女人说着一口让夏曼不得不连蒙带猜才能明白一些的地方话,脸上的褶子都快要挤到一起去了,看上去一副嫌恶极了的样子。

    “妈你还没说人家说了什么呢?”

    夏曼戳了戳沙发上那个女人的肩膀,却没想到女人不为所动,直到被她戳烦了这才不耐烦的说了一句“等你爸回来了你去问他啊。”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夏慕云今天已经回来过一次了,晚上说不准就在公司凑合着睡了。

    夏曼摸不清沈清月和夏慕云两个人现在的状况,她讪讪的收回了手,没一会儿便轻手轻脚的走到书房看书去了。

    不多时她放在书桌上的手机便响起了提示音,夏曼随意的瞟了一眼,原本她以为是什么没用的群消息。

    结果却没想到是贺雨娅的小号在蹦哒着跟她说些关于班上同学们的最新消息。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咱们班上好像有几个人要被家里安排着出国了哎!”

    说起出国,夏曼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便是赫季坤。

    她怔愣了一下,很快就将手机拿了起来,一脸慎重的翻看着贺雨娅给她发来的那些消息。

    可她翻了好一会儿,也没见到贺雨娅说出那几个人的名字来。

    “打听到是谁了吗?”

    她迅速的回了贺雨娅的信息,没想到贺雨娅比她还要激动,就在她的信息刚发出去的那一刻对面就回了一个激动的猫猫表情。

    “我就知道你肯定感兴趣!”还没等夏曼回话,那边的贺雨娅紧接着就回复了这样一句话。

    “虽然你很感兴趣,但我还是要很遗憾的通知你,你现在在心里想到的那个人并不在名单之中。”

    一句话说的含糊其辞,夏曼见状不由得笑了笑。

    她倒也不是担心别的,就是怕赫季坤真的会遇到那场上辈子的事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