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深渊归途 > 12 光的对面
    宁夜衣扫了一眼电量剩余,马上翻起抽屉准备找个移动硬盘之类的东西来存储,陆凝则接过手打开了那个文件夹开始快速查看里面的文件名,试图优先挑选出关键的记录。

    从这位桌面的混乱程度就能看出来,文件的存储除了基础分类以外也没进行有条理的编号。陆凝按照时间、名称和大小排序了几遍也没能看出核心文件具体是哪个,只能凭眼睛搜索,才找到了一份名为的文件,没有比这个更加高的版本了。

    这是一份长度四十余页的纲要文件,宁夜衣已经找到了一个可以使用的移动硬盘,陆凝开始按照时间顺序复制文件,同时也打开那个文件阅读起上面的内容。

    lr项目,第六小组任务纲要ver42版

    本纲要在上一版基础上,对条目一、三、六、十一、十二、十五进行了修正,详见各条目修正方案及脚注。补充第二十四条目,作为对应此前次元震现象的通用紧急对策条款。

    项目目标第六研究小组的主要目标为针对掌灯人进行的基础研究、相关参数测定,推算报告应于每周四晚六点之前以邮件或书面形式提交总研究中心。

    目录

    ……

    陆凝看得很快,这份文件的前半部分都是类似规范化的文本,应当是同样研究内容的小组都一样的,涉及保密协定、责任分配、任务细则、规范操作、资金明细、时间表、终止条款等一系列的内容。不过从第十一条开始,就有了专门针对这个小组的条款了。

    “掌灯人的危险划分为c……有了,参考《通用危险等级划分准则51920》,第一节,这东西一定也存在电脑上。”

    “我建议我们还是要带上这台电脑,万一可以从商人那里买到电池还能重新启动。”宁夜衣指了指右下角,“你看,还剩2。”

    “但我们应该把这些资料了解一下,你不觉得这应该就是整个事件的起因吗?”

    “陆凝……起因固然重要,现状才是最需要考虑的。”

    宁夜衣示意了一下门外,陆凝这才注意到有个拉长的影子从门上的小窗户中投射了进来,在暗色的光线中依然十分醒目,看上去就像是一根狼牙棒。

    “是怪物。”陆凝微微一惊,“什么时候……”

    “刚刚你打开那个文件的时候就在那里了,奇怪的是它就在那里站着。”

    “堵着门?可是怪物应该会尽可能袭击我们吧?即便有忍耐力也应该潜伏起来而不是站在那种地方。”

    “所以我要试试。”宁夜衣说着绕过了办公桌,走到斜对着门的地方。玻璃是磨砂的,所以她无法透过玻璃看清外面怪物是什么样子,只有个轮廓直愣愣地戳在门外。

    她举起高斯手枪,从上到下连射十几枪,一排笔直的蓝色熔洞迅速出现在门上,外面也响起了怪物的哀嚎声,但就算如此,它也没破门而入。

    “门是从里侧反锁的,但对怪物来说这应该不算什么问题,有别的阻止它进来。”陆凝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空笔筒,“我想我们可以看看这家伙到底是长得什么样!”

    她用力将笔筒掷向门上的小窗,玻璃顿时被砸了个稀烂,也显露出了外面怪物真正的样子。那是个棕色圆柱形状的脑袋,在圆柱上密密麻麻地布满了睁开的眼睛,在最下方则是两张很像甲虫的口器的嘴,两根透明的软管从口中吐出,还不断流出半透明的液体。

    “这玩意真是恶心……”宁夜衣抬手对着怪物的脑袋开了几枪,打爆了一些眼睛,终于让怪物退后了几步,然后它就离开了门口。

    “走了?”

    “别放松警惕。”宁夜衣慢慢走到门边,但没有离得太近,而是抄起一把米尺,小心的探向了门把的位置。

    就在接近到大约四五十厘米的时候,一根透明软管猛地从碎裂的玻璃窗外钻了进来,准确戳在了米尺上,一声清脆的撞击声,宁夜衣撒手让尺子落地,然后反手对准怪物的方向继续开枪。

    她的枪法非常准,甚至那软管还没收回去就被打断了,只来得及回去了半截。

    “那家伙没走,它肯定不会退去的。”宁夜衣退出弹夹看了一眼子弹数量,然后重新装回,“陆凝,我们不能耗太长时间。”

    “知道。”陆凝点点头,瞥了地上一眼,跑回办公桌前,将复制进程终止,然后电脑一合连着移动硬盘一起塞进了宁夜衣之前换的大背包里面。

    “它的弱点你知道了吗?你可是最擅长这个了吧?”

    “和我们相反。”陆凝微笑了一下,指了指地面,“它们不能离开光。”

    地面上,被打断的那截软管已经变成了一团黑乎乎的东西。

    陆凝看得很清楚,这段软管正是在被打断后,落入被门阻挡的黑暗中那一瞬间,迅速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原来如此。所以我们怎么让它离开光呢?”

    “这里的光有两种。”陆凝将眼睛闭上,重新拿出那条遮掩布,一片漆黑当中,只有一团火在身边,显得非常明亮,“一种是天空星体散发出来的光,另一种则是在这个世界里被保留的火。”

    “嗯?”

    “灯火骑士的火焰,记得吗?还有我们,我们的身上也燃烧着这样的火,但平常的视觉看不见,而且我们的火并不怎么强,也照耀不了多远。”

    陆凝取下布条,拔出黑曜石匕首将这一个办公桌桌面整个切了下来,然后试了试高度,正好能挡住自己。

    “喂,你不会是要……”

    “它受了伤还不走,想必非常渴望我们身上的火,那不妨就让它看看好了。”

    陆凝一匕首甩在了门把手上,一声沉闷的金属声,门慢慢打开了。陆凝将那块办公桌面竖在旁边,然后慢慢向门走去。

    那只怪物再次出现在了门口。

    它的身体也完是一根细长的竹竿,只有四条触足在最下方分出来支持身体的移动。宁夜衣开枪在它身上打出的洞还没愈合,但这怪物依然难以忍受陆凝逐渐走进的诱惑,从门那里钻了进来。

    那些眼睛一瞬间便把目光集中在了陆凝身上,两张嘴再次放出了透明软管,只不过一只短了三分之一,这怪物的速度还很快,但只有门口的光限制了它的走动方向,而陆凝恰好停在了它攻击范围之外。

    相比于灯火骑士,这可怜的怪物连远程攻击都没有。

    陆凝笑了笑,然后抬起了手,怪物立即吐出了口器,但陆凝转瞬间将手缩了回去,口器在半空中捞了个空,陆凝则后退了一步。

    宁夜衣站在远处角落看着这一切,她知道此时并不该过去,陆凝必须成为那个范围之内唯一的“光源”。

    在陆凝连续三四次的诱导下,怪物终于不耐烦了,开始进入门外的光照不到的影子中,它的四只触足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将它整体推着向陆凝猛扑了过去。可是这样的动作早在它跨入阴影的时候陆凝就有所预料,提前就做出了闪避,迅速回到了早就立起的办公桌板那里,将自己藏到了后面。

    怪物飞速绕了过来,但是陆凝隐藏的一瞬间,她身上的光就因为阻挡而变得更加微弱了,弱到已经无法照射到怪物身上。

    它从未如此想要接近那虚弱的光,却终究是差之毫厘。

    陆凝听见了有什么撞击到桌板上的声音,像是溅起的一滩泥土一样。等到撞击结束,她后退着走出了那片地方,看到桌板前方散落着黑色的如同土块一样的残渣。

    “在你躲进去的一瞬间,它就开始崩解了,虽然它的速度再快一点可能就能绕过去。”宁夜衣程目睹了一切,她离得很远,怪物并没将她作为目标。

    陆凝一脚踢开了一块残骸,没有说话。

    掌灯人的世界里,光是一种恩赐。

    它们无法在阴影中生存,火焰被灯火军团牢牢掌握着,如果能够有幸得到一位骑士分给一片火焰的残渣,也足以令它们兴奋很久。尽管长明灯永远会在天空中照耀大地,但每到夜晚,灯光最为黯淡的时候,也是没有光的怪物们最痛苦的时候。

    那个时候,它们便会开始渴望“火”。

    你们知道火焰吧?

    象征着光明、生机、活跃、温暖的事物。对于它们来说,拥有“火”意味着生命的延续,甚至可能借此机会加入灯火军团,哪怕是最下等的骑士,也不必再像以前那样苦苦去追寻“火”了。

    长明灯,是这个世界最大的火,而旺盛的火焰会吞噬弱小的火焰,也只有掌灯人和它的灯火军团知道如何使用长明灯的火。

    ——摘自《梅尔甘的魔方·灯火之卷》

    “奇奇怪怪。”

    晏融一枪将一只从窗外扑进来的怪物钉在墙上,失去光照的怪物迅速化为黑色物质,这个特性也已经被上楼“打猎”的众人发现了。

    “它们一定要沐浴在光中,所以才会从外侧偷袭,而不是从阴影处。”许剑七并不需要让怪物离开光,毕竟它们被击中要害也会死,而她手里的剑足以在怪物近身前将它们大卸八块。

    “不是这个,这些袭击我们的怪物身上并没有火焰,记得那个灯火骑士吗?浑身都快烧起来了,而现在这些小怪物却一点都没有燃烧的迹象。”

    “而且还穷。”

    秦玉楼拿一把钳子扒拉了一下地上的残骸,一点东西都没发现。

    他们已经走过两层楼了,这座楼里潜伏的怪物倒是不少,但必须在光下攻击本来就削弱了不少威胁,晏融几个的武力值又是相当高的水准,消灭它们和切菜一样。但这么容易对付的结果就是所有怪物几乎都一穷二白,暴雨世界杀只鱼人还能拿到几枚铜板,这边都杀了四五十只怪物只有一个大头怪掉了两枚铜币。

    “我觉得我们有点浪费力气了。”荣函在衣服上抹掉匕首上的灰,皱着眉说,“钱虽然是很要紧的东西,但我们目前真的那么需要钱吗?”

    “别才出新手村就觉得自己能对付大魔王了啊。”晏融耸耸肩,“我都还没自信到现在就认为自己能挑翻这个场景的地步。”

    “不,我是说……这个场景终究还是个生存场景对吧?我们的主要任务是调查和逃生,整个任务里面并没提到狩猎。”

    “我们也有人负责调查吧?而且就算要逃生,也得有一定的武力支持才行。”晏融将长枪扛在肩膀上,脸色正经了一点,“荣函,我清楚你担心什么,但一个团队里专人负责专项,不可能每个人把所有的事情包揽。如果你说你的强项在于调查分析,那么我支持你现在就开始自己的行动,但平心而论,你现在的本事真的强过那些在这方面花费了大量精力的人吗?别人我不知道,周维源这小子可是专长魔法类的,但他知识面的广博是来自于在图书馆里学了三个月的成果。”

    “……”荣函的神情有点变化。

    “或者是另一个原因,你不信任我们?这很正常,在一个危险的场景里临时组队的队友,无法托付信任每个人都理解。但是在你真的感觉到有人背叛了之前,还是尽量相信一下别人吧。独木不成林,升阶的场景你真的打算一个人过?”

    话说到这个份上,荣函也只得苦笑了。

    晏融这样毫不掩饰地将一切说透,他反倒觉得自己之前过于谨慎和猜疑了。的确,现在这个队伍的合作还是很愉快的,哪怕之前他因为反对而没有参与宝藏守卫的行动,最后依然获得了基础的武装分配,队友又都很好说话……能在初期就组成这样一支队伍实在是很幸运。

    “对不起,因为此前的一些事……我有些不太信得过别人。”

    “那是你自己的心结,现在至少不影响我们的合作。你说得也对,我们应该展开一些行动,但不是调查——我们可以搜集一些可疑的证据给他们分析分析。”晏融坏笑了起来,“毕竟不能让他们闲在那里等我们就完事了。”

    最后这个玩笑将最后那点尴尬的气氛也打消了,荣函微笑着点了点头“那就交给我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