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 第229章:魔灵守护(42)
    落星能模糊的看到两个人走了,她微微低下头,没再说话。

    戚砚把看着落月和桑贝拉背影的目光拉回来,落在落星身上。

    阳光下的女人皮肤晶莹透明,长长的发稍显凌乱,随意的搭落在额前。

    她安静的坐在那里,仿佛和周围融在了一起,随时都会消失。

    戚砚心里突然痛了一下,他想不通为什么,微微拧了一下眉头。

    他走近落星,手撑在大腿上,微微蹲下身,“姐姐,我是戚砚,我和落月是好朋友,一个魔灵使学院毕业的。”

    刚才落月也没有给他做介绍,他就只好自己来了。

    落星低垂着眉眼,柔柔的露出一抹笑意,“我是落月的姐姐,才回落家。”

    “我知道,落月他和我说过,你三个月前才来的落家,还受了伤,在昏迷中。”

    戚砚声音不怎么大,落星又听不清了,只好愣愣的看着前方。

    女佣扬起声音,把戚砚的话复述一遍,戚砚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他就说她怎么突然不说话呢,原来是听不清。

    听了女佣的复述,落星在秋千上往边上移动,留出一点位置,“你要坐下来说话吗?我的耳朵不太好用了,听别人说话听不太清楚。”

    戚砚看着那不太宽敞的位置,脸上莫名有点红,几乎没怎么想,就坐了过去。

    位置有些挤,他的身体,紧紧贴着她的。

    女佣看着这画面,悄无声息的离开了花园,之前公爵离开,应该是给戚伯爵和落星小姐相处的时间。

    落星小姐现在有人陪着,她也就不在这里当电灯泡了。

    落星头靠在秋千绳子上,“你能给我讲故事吗?我在这里看不清也听不清,挺无聊的。”

    戚砚点点头,心里却想着这个姐姐挺自来熟的,他们都还不太熟悉,就让他讲故事。

    戚砚能讲的东西其实还挺多的,不用搬用故事书上的,他自己就能现场编出一大堆。

    落星含笑听着,不时说上两句,“最后索妮娅公主和德克斯诺王子在一起了吗?”

    “公主都忘记了王子,怎么可能还和王子在一起,王子长相普通,没有那些王子救过她的记忆,只有平民的女儿才会幻想能够当上王子的王妃。”

    “你能那么想挺好的。”落星笑了一下,转头看着左边,“苏菲亚,我累了,想回去。”

    戚砚不理解落星这话是什么意思,站起身将人扶起来,“苏菲亚都已经走了,我带你进城堡吧。”

    “好。”

    戚砚扶着落星走,她走的很慢,他便将就她的速度一步一步的慢慢的往前走。

    走了一段距离,落星伸手捂住心口,身体向着地面倒去。

    戚砚连忙将她搂住,“姐姐,你怎么了?”

    “我可能是要回魔灵大殿了,不用为我担心。”落星笑着,缓缓闭上眼。

    落月站在门口,眼眶通红,显然是哭过的。

    他看着阳光下的女人身体一点一点的化作晶莹,向着上空飞去。

    他扑过去,却连一片晶莹都留不住,桑贝拉拉住他,“没用的,黛拉已经死了,魔灵死后是要回魔灵大殿的。”

    落星的身体在云层后凝结,她让凯迪斯随意找了一个方向飞过去。

    她已经不是魔灵了,去不了魔灵大殿,只能做出这种假象。

    如果有一天戚砚恢复记忆,落月就可以告诉他,她只是回了魔灵大殿。

    戚砚愣愣的看着那些还未消散的晶莹,眼泪突然从眼眶里落了下来。

    他伸手在脸上抚过,为什么流泪了?

    这……只是落月的姐姐啊。

    落星死后,落月还是给她弄了一个大型的葬礼,以前和落星交好的人有不少,参加葬礼的人很多。

    那些人从四面八方赶来,最后来到那冰冷的墓碑前。

    戚砚站在落月身边,看着那些人三三两两的站在墓碑前说了几句话,走到一边,让后面的人上前。

    他看着这人潮涌动的大厅,心里某个位置像是缺失了一块。

    他找不到原因,在落月身边站不下去,自己一个人出了大厅透气。

    外面也陆陆续续有人往里走,戚砚茫然的抬起头,心里还是憋闷。

    他像是一个行走在沙漠里,缺失了水源的人,迫切的想要找一个人,来解开他心底的疑惑。

    戚砚突然伸手,拉住刚从大门进来的人,这个人是超星班的,毕业之后就没有什么联系了。

    那个人被拉住,微微抬头看着戚砚,眼底露出些微哀伤,“你还好吧?”

    戚砚被问的莫名其妙,心里涌上一种怪异的感觉,“我有什么不好的,落星是落月的姐姐,你应该去问问落月还好不好,不过落月的情况我可以告诉你,他很不好,最近都瘦了大一圈。”

    听到戚砚这么说话,那人下意识拧起眉头,“落星不是你的契约魔灵吗?等了她八年多,她还是没有醒过来,你难道不伤心?”以前落星是怎么保护戚砚的,超星班都是有目共睹的,现在戚砚怎么一下子就和不认识落星了一样?

    “我的契约魔灵?”戚砚呢喃着这几个字,突然转身跑进大厅里,拉着落月就往外走。

    落月不清楚戚砚要干嘛,微微挣扎了一下,“干嘛呀?今天是姐姐的葬礼,我不想和你闹。”

    “刚才杨立江说落星是我的契约魔灵,是不是真的,为什么我一点记忆都没有?你告诉我。”

    落月停止了挣扎,低下头,一语不发。

    他之前派人和好多人说了不要提落星是戚砚的魔灵的事,这件事也不是每个人都能通知到位,他以为等过了这一天就好了,没想到戚砚还是通过别人的嘴知道了。

    “你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戚砚声音很大,不少人都向着他看过来。

    清俊的少年泪流满面,眼睛红的像个桃子,那些知道内情的人对视一眼叹了一口气。

    “戚砚,你放开落月吧,葬礼还在进行,你总不想让死者走得不安心吧,有什么话可以葬礼过后再说。”有人走出来劝导。≈0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