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快穿:男神,给个面子 > 第2章:校草来过招(2)
    落地的那一刻,落星内心十分冷漠。

    火鸡,你死定了。

    凤梧得意一笑,看你还叫不叫我火鸡了。

    他想要折腾谁,有的是办法。

    这个身体的主人姓樊,叫樊落星。

    樊落星家里十分穷困,樊母一个人带着她和她弟弟,她和弟弟都是和樊母姓,父亲不详。

    樊母既当妈,又当爹,一个人打好几份工,才能勉强供樊落星和她弟弟上学。

    她每次放学回家都看不到樊母,弟弟樊小童几乎是她在照顾。

    没有父亲的孩子,很容易受人欺负,她从小就很懂事,知道樊母养她和弟弟十分不容易,家里总是收拾得整整齐齐的,还做得一手好菜,被人欺负了,也不往家里说。

    在别人家的孩子还吃着糖,在父母怀里撒娇打滚的时候,樊落星就已经知道去外面捡瓶子补贴家用了。

    在她羡慕别人家的孩子有父母照顾的时候,她也活成了一些家长教育自己孩子努力读书的标杆。

    樊落星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的,她也能从这些困苦中找到乐趣。

    直到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考进盛宏之后,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盛宏高中是贵族私立高中,里面的人大多都是有钱人,在那里比的不是成绩,而是才情。

    有钱人只要有任何一样才艺,就可以在里面读书。

    盛宏高中为了升学率,每年也会招收一些成绩特别好的穷学生,这一类人,都称为特招生。

    特招生在学校的一应费用可以免,相当于不花一分钱上个高中。

    当初樊落星选择这个学校就是这个原因。

    高中不用花一分钱,樊母也能轻松些。

    她不想看母亲才三十几岁,劳累成一个四五十岁的妇女样。

    她要努力学习,以后做一个有出息的人,让母亲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穷人和富人很少有能玩到一块去的。

    开学后,樊落星努力保持低调,谁也不招惹。

    那些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偶尔会拿她逗乐,看她又不反抗,又不应声的样子,欺负起来都没意思,渐渐也不再理会她。

    这让她松了一口气,能相安无事最好。

    然而这种情况没有持续太久。

    有一次在上课的时候,她突然肚子疼,和老师申请了去厕所,出门没跑多远就撞到了一个人。

    撞了人之后,她都没看撞了谁,立即就道歉。

    特招生在学校最不能做的就是惹事,就算是对方撞到你,也要先道歉。

    道歉后得到一声冷哼,樊落星吓得赶紧跑了。

    跑远了,身后突然响起一声咆哮。

    咆哮之恐怖,令人闻风丧胆。

    去到厕所才知道大姨妈来了。

    想到当时撞人之后一屁股坐到了对方身上,她脸色瞬间就白了。

    只希望对方也是个特招生,否则她的日子怕是难过了。

    学校里的特招生在上课时间还在校园里到处乱逛的几率是百分之三。

    事实证明,倒霉的人喝水也会塞牙缝,她撞到的人是被众人吹捧为校园四王子之一的阳光王子凌睿希。

    她收拾完自己回到教室就受到了冷暴力,下午放学,还被人拖到了巷子里暴揍了一顿。

    打她的人给她留了信,让她转学。

    盛宏一切费用免,冲着这一点,她就不可能轻易转学,退学。

    她没有听从信上人的指示,照常在学校上课。

    从此,她的噩梦也开始了。

    有人给她抽屉里放蛇,放蟑螂老鼠,还有人给她的凳子涂胶水,在她的背上贴纸条。

    每天各种恶作剧层出不穷,还都不重样。

    樊落星无力反抗,周末回家也不敢和樊母说受了委屈。

    没有人倾诉,每一天的折磨,都让她更加抑郁自闭。

    最后,彻底被逼疯了的她从盛宏最高的教学楼上跳了下去。

    樊母知道她跳楼了,为了赶去学校,从上班的地方滚下楼,摔成了植物人。

    樊小童还小,没办法一边照顾樊母,一边上学,只好早早辍学,成了社会上的混子,到处收保护费。

    一次和人干架的时候,樊小童被对方砍死了。

    樊母没人照顾,没多久也撒手人寰。

    接收完记忆,落星头就不疼了。

    她睁开眼坐起身,璀璨的眸子比天空中的星光还要耀眼。

    从口袋里拿出那封血书,她嘲讽的笑了一声。

    字真丑。

    这样的劝阻,顶多是给自己心里一个安慰,对于被劝阻的人,一点可行性都没有。

    落星把信撕碎,丢到一边。

    樊落星当时是把信收藏起来的,她落星才不会做那么愚蠢的事,将虚伪当做善意。

    凤梧在落星丢了信以后,出来发布任务,任务帮助樊落星逆袭,改变悲惨命运,走上人生巅峰。

    落星没理凤梧。

    她摸了一下额头的血,温热粘稠,带着一丝腥甜。

    血腥味刺激着她的神经,让她有打人的冲动。

    这么高的围墙头着地,这只火鸡应该是不想让她做任务。

    她要罢工。

    凤梧差点没法维持真身形态,……还能这样的?

    这明晃晃搞事情的节奏啊。

    不做任务就回不去。认错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认错。

    “在这里寿终正寝也挺好。”谁规定她必须回去了?

    低级位面也有低级位面的好。

    不是她吹,这里的人,她一个能单挑十个。

    况且她不会死。

    无敌,挺好。

    ……不做任务可不行,到时候上面还不削死他。

    他命怎么就这么苦。

    我错了行了吧。哭唧唧~~

    他觉得脸好疼。

    n……

    “哼。”

    落星哼了一声,意念微动,身上的伤口快速愈合,衣服也变得干干净净。

    凤梧在空间里愣愣的看着。

    这不会是谁家走后门的亲戚吧?

    还没听说谁家刚来的任务者可以把自身能力带进任务世界的,

    他有点方啊。

    还是先遁为妙。

    凤梧果断的遁走了,他怕她还有能力管到空间里去,他之前那么嚣张又得意,岂不是要被拍进泥巴里?!

    作为一只火凤,绝对不可以变得狼狈肮脏。

    形象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