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他随清风至 > 192.配上
    陆离她们是知道顾随的。

    可这么壕这么有钱的顾随第一次见。

    听说楼下有人找苏执,她第一想法就是林一。

    那个沉默的漂亮男孩。

    可转去阳台,就看到苏执欢欢喜喜朝一个黑色西装,气场强大的男人那儿奔去。

    她被惊得下巴差点脱臼。

    仔细一看,面庞很熟悉。

    是顾随,那个患了病,去往美国,却仍能让苏执等待一年多的少年。

    如今的他,用少年形容似乎并不妥当。

    比起孩子,他更像个男人。

    沉稳,漠然,独立自主的男人。

    宿舍几人被惊得吃不下饭。

    直到何止唯颤着声音招呼他们:“我说阿鹿,苏苏男朋友是叫顾随吧?”

    她点头,和夏星一起爬过去看。

    顾随很有名气,随便一搜索,就能出现一大堆。

    b市首富,顾市集团太子爷。

    房地产新贵,从千万人中,横冲直撞奔出的一匹黑马。

    她们愣了半天。

    从来都不知道,遭受别人唾弃,说男朋友是神经病的苏执,实在低调得不像话。

    男朋友以前是豪门,现在自己创公司,在房地产界,崭露头角,成为独居一方的霸主。

    可这些,她们从未听她提起过。

    苏执活得简单,平日的生活,实在看不出她有一个这么有钱,还待她好到逆天的男朋友。

    陆离捂脸。

    “我还差点劝苏苏和他分手,罪过啊罪过。”

    不错,曾经顾随患病,苏执情绪崩溃过一段时间。

    那时候脸色不好,身体又差。

    宿舍几人看不下去,没敢劝她。

    可陆离,真的就差点劝她分手,重新找一个更好的人。

    她后悔了,直想撕了自己的嘴。

    夏星看她这幅懊恼模样,直接笑出了声。

    “想不到苏苏男朋友这么厉害。”

    何止唯随手一点,惊呼:“我去,这边还有采访,好厉害的感觉。”

    几人凑过去看。

    这时的顾随,依旧是一身正装,表情漠然,问他什么答什么。

    说的,也就是些关于商业价值观,以及房地产富豪排名什么的。

    他答得轻松,也得体。

    和当年那个满嘴脏话,染了一头棕发的少年有所不同。

    左不过是些闲来无事的问题。

    直到最后,才问了些私人的。

    主持人:“众所周知,顾总这时也不过二十五岁,请问是什么,让你坚持下去的?”

    顾随由原先的冷漠,变作了笑。

    他轻轻勾唇,抬眸看镜头:“这段会播吗?”

    主持人一怔,多年的采访经验让她快速反应过来:“当时,国人民都能看到。”

    他点了头,右手捏了捏下巴,似乎在思考:“一个人。”

    “莫非顾总,早已有了喜欢的人?”

    他忍不住笑了:“有,喜欢了很多年,好不容易才追上。”

    “那照这么说,顾总成功的动力,是你女朋友了?”

    他目光深邃了许多,千言万语变成了一个字:“是。”

    主持人笑着鼓掌。

    “顾总好气魄。”

    鲜少有人敢如此,当着国十几亿人,承认自己的成功,是来源于一个女人。

    算不上丢脸,可会被耻笑。

    几人懵到不行。

    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顾随这幅样子,简直帅到不行,学校男生和他一比,简直被秒成了渣。

    陆离喘了半天气。

    “苏苏男朋友好叼啊。”

    “对。”

    何止唯表示认同。

    而此时的顾随和苏执,在街上的餐馆吃火锅。

    别问顾随为什么有了钱还要带苏执吃火锅。

    他真的没法,生拉硬拽了半天,这丫头非要来这儿。

    千千万万的好餐厅,结果就进了这里。

    什么鬼?

    他不肯。

    苏执就劝:“你记不记得高三那年,我们吃过一次的。”

    他怎么会不记得。

    那时再遇她,除了欣喜别无其他。

    她打工,他煮了满满一锅肉,就为了她能吃上一口。

    她这么一说,他心都软了,点了头,依了她。

    “行,你想吃什么吃什么。”

    左不过是顿火锅。

    最好的,却又抵不过你喜欢的。

    他轻笑着带她进去,一个劲拿肉。

    她没法,乖巧的推着车等他,前方的少年是个利落的寸头,身着一件白衬衫,西装外套在她怀里。

    她忍不住弯唇。

    好喜欢他这幅认真的模样。

    好像世界都惊动不了他,唯有自己,也就是她,苏执。

    她轻着声音,拉他衣角:“够了,吃不下。”

    他有些仓促,回头想拉她,手脏了,又急忙收回。

    不准她碰车,将她隔得老远。

    这姑娘,就该干干净净的。

    脏事他来做就好。

    苏执乖乖坐在位置上,看着前方的白衬衫男人忙前忙后,又是拿碗又是挑菜。

    她莫名想笑。

    如今国皆知的b市后起之秀,迁止集团创始人,居然在这一处角落的火锅店,替一个再平凡不过的小姑娘端茶递水。

    实在有点骇人。

    顾随过来时,笑眯眯的样子。

    却不及当年般,放荡不羁。

    他整个人,都显得过分深沉庄重,她只觉多看一眼,就有些紧张。

    “你怕我?”

    她摇头,将他的大掌摊开,用纸巾轻轻擦去油渍。

    这双手,不同于他以往。

    如今是茧子,大约是在工地没日没夜干活,失了原先的光泽。

    不知该如何说,本来,他是可以安安心心当他的大少爷,没必要受这种苦,过好余生六十年即可。

    可是……

    不愿让他看到自己的阴霾,她轻着动作,将自己的小手伸向他的,合在一起,而后慢慢并拢。

    便是那十指相扣了。

    她抬眸看他,盯着他眼里,自己的倒影:“我只是紧张,喜欢的人突然变得这么优秀,我可不得加把劲。”

    顾随听完愣了半天。

    他没考虑过这些。明明原先,一直都是她在前方跑,自己在身后追。

    追得歇斯底里,也不过所见背影。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资本。

    他从来都不是那种喜欢大张旗鼓的人。

    这一次,他是故意的。

    打扮的光鲜亮丽,进入她们学校,不过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让她看到。

    他知道的,她见过他最糟糕的样子。

    浑身是泥,一身臭味。

    可自尊心在这里,他是个男人,不希望苏执学校的人,都觉得他是个神经病,没用,穷。

    他的所作所为,不过是想让他们知道。

    苏执,从来都没有看错人。

    他顾随,一样是个很好的人。

    他在努力,在朝前,在拼命配上姑娘的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