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剑雝 > 第六十四章 给你拿吗
    “给你们三秒的时间考虑一下,三秒过后,休怪我没说给你机会!”

    不可一世的话语在这片天地间悠悠回荡,蒋月翰斜蔑的看着钱岚和王煜二人,想着自己的九龙锁阙剑,哪怕是顾文凡现在出现在自己面前,照劈不误,这种想法,再加上先天宝剑给自己的力量。

    给蒋月翰带来一种错觉,那就是一剑在手,天下间没有自己不敢去的地方。这种心情藏在心里头,又无法和别人分享的难受劲儿,尤其是自己的对手站在面前,蒋月翰心中就不由的升腾起了一股卓越感,自然那嚣张的神情也就不禁展露出来了。

    自从被顾文凡击败拿到新生第三人的称号后,蒋月翰就不在低调,表现在外面的都是独特于蒋月翰的不可一世。

    那一丝丝的低调与低迷早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

    而现在,一时间的分身和缅怀,让得蒋月翰的“大度”姿态展现在了周围人的面前。

    “呸,就凭你,也有资格让我们兄弟俯首称臣?也不照照镜子,装什么人样?”

    三根指头慢慢垂下,钱岚和王煜那面不改色、依旧让人熟悉的嘲讽挂在脸上,这使得蒋月翰的心里越发的讨厌起了眼前一胖一妖异的二人来。

    目光一寒,蒋月翰的心里已经下了决定,左手猛的一扬,数道黑色的元气化作寒芒已经出手,同时呵斥道“敬酒不吃吃罚酒,你们该死!”

    语气充满被轻视的恼羞成怒。

    独眼蚺象!!!

    钱岚在蒋月翰出手的刹那便已经反应过来,脚跟一转,身形一侧,那扑面而来的长长獠牙带着腥味自钱岚的鼻尖咬过,甚至钱岚能够感受到独眼蚺象牙齿上面的腥味口水。

    说动手就动手了?

    在避开虚像显形的独眼蚺象攻势后,钱岚满腹的气氛瞬间到达顶点,刚刚自己鼻子差点就被那头蠢蚺给生吞活吃了,这么着急动手?不怕我们将这两本羊皮卷轴给毁了?

    蒋月翰在左手挥出体内的元气后,整个人一个轻步越了过来,朝王煜飞扑而去,右手莫名多了个鳞爪,那鳞片上森森寒气如那匕首一般的刺向王煜。

    出手确实尽显狠辣。

    虽是满心疑虑,钱岚却不得不与那显形的蚺象纠缠,并且心存为王煜掠阵的想法,与蚺象一战时,还不忘提高精神,防备蒋月翰的其他后手。

    而面对那直刺自己的鳞爪,王煜右手开始握成拳抬起来,那白衫带来的宽大衣袖随着手臂的摆动径直甩动了发出猎猎的声响起来,碧翠的竹剑合乎时宜的出现在他的右手上,然后以剑迎向了那鳞爪。

    避无可避,却是狭路相逢与之一战的凌厉接招尽化蒋月翰的攻势。

    “”

    对于王煜能够轻易的化解自身的一次试探攻击,蒋月翰心底已经有了相对应的准备,并不觉得意外,先前对阵差点败在其手中的人呢,接下这试探攻击自然轻而易举。

    独眼蚺象和钱岚缠斗,爪子被化解,蒋月翰并没有就此停止抢夺天阶剑技的念头,在右手上的鳞爪被王煜的竹剑抵抗住的时候,他的左手动了。

    左手覆上层层鳞片,轻柔无骨的缓缓弯曲,朝着王煜的脸上抓取。

    同样,王煜在竹剑卡住那右爪后,王煜的左手由掌变成两指伸向了对方,朝着对方的眼睛上伸去。

    清风袭过。

    青丝飘扬中,两人都是一般无二的将手伸向对方的脸上,那动作就恍惚在照镜子,只是镜子里面的人与镜外人不像罢了。

    那爪,那指,则如仇人般的伸向了对方的脸上。

    白云飘飘,清风徐来,却是宿敌间的第二次战斗。

    手,是狠辣的。

    眼神,是狠辣的。

    只是在这般狠辣别有意味的对视中,那轻柔无骨的延伸动作之中却是饱含着凝重的杀意。

    “还不帮忙?愣着作秀吗?”蒋月翰咬牙切齿的吼道,心中不由对王煜的重视加重了几分,短短几日不见,这小子的进步真是不可语与,要是被这个手下败以四阶下级灵境的修为给打败了,那自己的脸面可真的没了。

    而且独眼蚺象的气息削弱了不少,看来这两人的天赋为其增添了助力,这才短短几日,自己就压不下来?那么他们四人之中天资最为霸道的关小申与顾文凡呢?

    深深的朝两人丢之身后的天阶剑技看了过去,蒋月翰眼中不禁多了一抹疯狂,本来不想那么早暴露出底牌的,但是,同为一条船的那两人的实力让自己没由来的打退堂鼓,显然两人非面前人的一合之敌。

    叮!

    两人各自将右手拉开距离,火星四溅中,竹剑与鳞爪在半空交锋弹开,使得两人错身而开。

    “嗯?!”

    一声惊疑,自王煜妖异的脸上弥漫,停下身形,转过身来,王煜左手摸着自己的发丝,脸色难看,满带惊险之色的望向蒋月翰的背影。

    额间的发丝落了一小撮,在刚刚的交锋中的时刻,王煜右手上的竹剑被王煜的鳞爪挑开,之后鳞爪再度抓脸,因为竹剑太长,来不及回防,只得别开头,还是不小心被其抓落一撮开来。

    只是此刻的王煜根本没有心思去捋下自己短了一截的发丝,他的身体反而再度与之碰撞起来了。

    叮叮叮!

    竹剑与鳞甲间,每一次的碰击与交锋都会落下迸溅而生的火星和兵刃交接的声响。

    “上!”眼看独眼蚺象形态险些被打散,另外那两人开始行动起来,同一长衫的人,却是有着同门相残的心。

    铮铮铮!

    两柄不凡的宝剑在二人的手中露头,并且携带着二人的元气狠狠地刺向心思放在蚺象和蒋月翰身上的钱岚背后。

    腹背受敌的钱岚没有束手待毙,从身上铁玉髓拿出了一堆符篆,自从那日被人围攻的时候,自己就偷偷摸摸的收购了不少的一阶的符篆,至于二阶符篆,基本上没什么人出售,钱岚也只能拿这些凑数抵御这些人的攻击了。

    “散开!”其中一人呵斥道,身体朝另一侧暴射而去,生怕钱岚将那一堆符篆扔给了他,开玩笑,那堆符篆起码有不下三四百张,自己这四阶的实力这么接的下?

    而另一个人也是朝着一侧移动,却未料到钱岚只是虚张声势,将那堆符篆扔至扑至而来张着血盆大口的独眼蚺象。

    砰!

    扔完迅速闪避的钱岚一脸奸诈,望着那已经消散的蚺象,脸庞上不由浮现一抹讥讽,还喃喃自得道“就凭你这畜生,我的肉你敞开吃啊,让你拿走,你敢拿吗?”

    独眼蚺象咬到符篆,随之被在嘴中爆炸开来的符篆摧毁消散不见,只有令人难以忘怀的各色各样的爆炸光华以及爆炸后那团人头大小的蘑菇云直冲天际。

    然后正在与王煜交锋的蒋月翰遭受反噬,一口淤血瞬时喷出,那般凄惨的模样,让王煜抓住时机,竹剑蔓延着碧绿的光泽,剑尖的光芒宛若星辰,嘶嘶的白烟自剑而生。

    蓄势待发,王煜拼命的攒起自身的元气,不要命的输送其间,然后刺向蒋月翰的胸口。

    噗呲!

    蒋月翰早有准备,摇摇欲坠的身体躲过了致命一击,但是避不开的身体还是被其刺中,肩膀被那绿光刺穿,锥骨之疼在蒋月翰的肩膀蔓延,顿时,蒋月翰凄厉愤怒的叫声也在林间传开。

    “啊!王煜,钱岚,我要你们的命!”

    再度穿过一个石架,顾文凡的身影停在了不远处,而那各色各样的爆炸光华以及巨大的爆炸声响在前面不过一里的位置响起。

    “那是二哥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