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宠物天王 > 【番外】婚礼(4)
    法推刚才看到有人在偷拍女性裙底,真是快气疯了,这可不是随便什么地方,而是神圣之地,这种行为无异于渎神,如果是很早以前的它,至少会咬断那人的一只手……也不对,如果是以前尚未皈依的它,看到这种事也不会在意吧。

    张子安先找借口挤出人群,向它打了个手势,它也从人群里钻出来,身上被摸得全是脂粉的香气。

    它知道他要问什么,直接说道:“我不知道新郎长什么样,但在教堂的修和室里,有一个符合特征的男人。”

    张子安一怔,修和室?

    修和室就是告解室,是教堂提供给世人向神忏悔的一个小房间,无论是不是信徒都可以进去忏悔,作为神的代言人,神父会代替神聆听忏悔,开解并宽恕其所忏悔的事,并且神父在一定程度上会替忏悔者保密,除非涉及犯罪行为。

    法推点头,“因为修和室里那个人穿着礼服和领结。”

    西式婚礼的新郎穿西服也可以,穿礼服也可以,礼服更正式一些,很可能是诗诗要求的,毕竟绝大部分女人都希望婚礼一生一次,在这唯一一次婚礼中一定要留下完美的纪念。

    在场的年轻男性里,应该只有新郎会穿礼服。

    “好,咱们去找他。”

    张子安心里寻思新郎在忏悔啥?难不成他真的并不喜欢诗诗,只是迫于周围的压力才不得不结婚的?

    忏悔这种事,其实更多的是一种自我减压,算是心理治疗的范畴,把心里憋闷的事向一个会为你保密的人倾诉出来,以此获得心灵上的宁静和救赎……至于说被神宽恕之类的效果,信则有,不信则无吧。

    在教堂门口,他被志愿者拦住了——人可以进,狗不能进,否则万一狗在教堂里拉屎或者乱叫怎么办?

    他探头往里面一看,教堂里已经云集了很多教友,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大家都在亲切地低声攀谈,等待弥撒的开始,甚至还有抱着婴儿来洗礼的。

    没办法,他只得把法推象征性地拴在外面,自己进入教堂,绕过座席,进入侧厅,然后上楼。

    修和室一般位于教堂里比较僻静的位置,让忏悔者可以不受干扰地向神父倾诉。

    不过,他上到二楼,就被一位等在修和室门外的志愿者拦住了。

    “您是来忏悔的么?请稍候,里面已经有人了。”

    张子安进不去,但理查德悄悄跳出鸟笼,它知道扑腾翅膀飞行肯定会被志愿者听到,于是在地毯上小跳着溜进去了。

    真正的修和室只是一个很小的木头小屋,左右各一扇门,忏悔者待在一边,另一边是聆听忏悔的神父,中间用木板隔开,彼此看不到对方。门上遍布小孔,从外面看不到忏悔者和神父的样貌,但能通过人影知道门内是否已经有人了。

    理查德注意到,目前修和室里只有左侧有个人影,右侧还是空的,证明神父还没来,毕竟圣诞节,神职人员应该很忙。

    左边的那个大概就新郎。

    于是,它跳到右侧的门边,用爪子扒开门,自己跳进去,又把门关上。

    “咳!”它干咳一声,装腔作势地说道:“说吧,告诉我你有什么罪,我的孩子。”

    它不太清楚忏悔的具体流程,但好在对方也不知道,一人一鸟是真李鬼遇到了假李逵。

    刘叁浪已经纠结了半天,好不容易等到“神父”来了,赶紧说道:“神父,我在这里说的话,您会为我保密吧?”

    理查德:“本……本神父当然会为你保密,请放心,我的孩子。”

    能在口头上占便宜的事,它从不放过。

    他松了口气,既然来了,就只能相信这位“神父”的信誉了。

    “神父,我有罪,我太难了……”

    从求婚开始,他就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亲戚朋友们的各种半开玩笑的暗示:“你们在一起时间不短了吧,什么时候结婚啊?”

    一起逛街时,诗诗表现出很喜欢小孩子的样子。

    回到父母家里,父母总是念叨着:“趁我们身体还硬朗,早生孩子的话,我们还能帮你带带……”

    也许是说者无心,但听者有意,当然是他主动追的诗诗,如今在一起了,双方也不算特别年轻,难道要一直维持现状?那不是……渣男吗?

    有一次,他一时冲动之下,硬着头皮求婚了,诗诗虽然很意外,但隔了一天给出了同意的回答,接下来就是告知亲朋,开始筹备婚礼。

    结婚的过程比想象中还要磨人,这不仅是两个人之间的结合,更是两个家庭之间的明争暗斗,中间因为各种问题屡次闹僵,连选日子和蜜月旅行地点都得吵一架,弄得两人心力交瘁,经济问题更是像一座大山压在头顶。

    诗诗平时吃喝玩乐不怎么存钱,基本属于月光,不想在婚后降低生活质量。

    他小有存款,但又为了面子而背着两三年的车贷。

    经济形势不好,两人在短期内都升职加薪无望。

    要说只有他自己心生退意,这并不公平,因为诗诗那边也不止一次说出“算了”两个字。

    离婚礼日期越近,两人之间的热度反而呈下降趋势,就是因为筹备婚礼过程中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

    谈恋爱是一回事,结婚又是另一回事。

    一路磕磕绊绊,终于走到了今天,他突然开始质疑自己,会不会自己并不是特别喜欢诗诗,否则为什么会产生如此多的波折?然后他又努力说服自己,他是喜欢诗诗的。

    证已经领了,中式婚礼已经办了,今天的西式婚礼结束后,两人按计划就要利用元旦假期、婚假和春节假期组成的超长假期去国外度蜜月,所以木已成舟,但他心里的纠结和苦闷必须要找地方倾诉才行。

    理查德听他絮絮叨叨,像老太太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听得不耐烦。

    它眼珠一转,打断道:“那么,本……本神父给你指条明路吧。”

    “哦?什么明路?”刘叁浪急切地问道。

    “其实,像你这样在结婚前产生困惑的男人并不只有你一个,本神父听过很多类似的忏悔。”

    刘叁浪一听,心中舒畅了不少,原来不是只有自己这样。

    “所以,你可以在社交app上注册一个小号,把你的感受发到网上,留下联系方式,肯定会有同病相怜者联系你,你们这些男人可以拉个群,最好是同城群,在群里互相倾诉苦闷,或者干脆趁老婆不在的时候,相约去酒吧喝一杯,在面对面的聊天中增进感情……”

    刘叁浪一开始听得频频点头受教,不过听到增进感情什么的,总感觉怪怪的……

    “本神父认识一个人,是一个在城东开宠物店的店主,姓张还是什么的,在本市小有名气,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有?”

    “张?宠物店?我听说过呀,我还认识呢!张子安是不是?”刘叁浪一愣,“他怎么了?”

    “事实上,他经常来这里忏悔,因为他一直被类似的焦虑所困扰,所以才一直没有结婚……他建了一个群,你可以去向他索要群号,群里有很多志同道合者,你一定可以在里面找到同类。”

    刘叁浪的心里已经舒畅很多了,他以为是忏悔的功劳,其实只是因为他把心里憋闷的事情说出来了而已。

    “我知道了,谢谢您,神父,跟您交谈令我受益良多,以后有机会的话,我会再来拜访的。”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逃婚,证都领了,中式婚礼都办了,只剩下西式婚礼逃不逃的有什么意义?

    他离开修和室,恭敬地向另一侧的木门鞠躬,然后退出房间。

    意外的,他在房间外面遇到了张子安,先是一愣,马上想到“神父”说张子安经常来忏悔,顿时对“神父”的话深信不疑。

    张子安见他出来了,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时间不早了,赶紧去……”

    刘叁浪快步凑近,低声说道:“张店长,群号是多少?”

    “啥群号?”张子安被问愣了。

    刘叁浪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是对的,不要怀疑自己,继续单身下去吧,不要像我一样,一失足成千古恨……等我度蜜月回来,一定要告诉我群号,我想跟那些男人们多交流。”

    说完,他转身下楼,去参加婚礼,留下一脸懵逼的张子安。

    他细思极恐,这家伙,果然是个隐藏得很深的……

    婚礼按照流程,按部就班地进行得很顺利。

    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并在槲寄生树下亲吻后,来到了现场伴娘团们最期待的一个环节。

    穿着洁白婚纱的诗诗举起手里的花束,高高抛起。

    她早已看准了赵淇所站的位置,花束当然要抛向她的死党。

    赵淇满怀期待地踮脚伸手,准备接受闺蜜的祝福。

    空中一道灰影飞过,理查德半路杀出,叼着花束飞走了,婚礼现场霎时安静。

    面对以赵淇为首的十来个伴娘杀气腾腾的视线,张子安叫苦不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