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的绝色小娇妻 > 第2040章 假的?
    “什么,七成!”

    周坤正看着禾巨鸣举着的七根手指,瞪大了双眼,眼中满是愤怒之色。

    他指着禾巨鸣,怒道:“七成,你不如挖了我家的祖坟。哼,刚刚明明五成,现在变七成,你这根本是坐地起价。”

    “禾巨鸣,你怎么能这样,堂堂结丹修者,说过的话,要反悔吗?”

    “如果你们拿走七成资源,我们周家的人还怎么修炼?”

    周坤元、周坤方等人,面对禾巨鸣的提价,也都愤怒的呵斥道。

    禾巨鸣、禾巨狂、禾巨邪三人,坐在椅子上,不为所动,脸上带着笑意,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样的局面。

    禾巨鸣一副无所谓的表情,道:“如果你们想周坤正死,你们可以不答应。总之,没有灵火,他活不过一个月,你们看着办吧。”

    周家的人,陷入了沉默。

    此刻,他们难以抉择。

    看着为难的周家人,禾巨鸣三名禾家人的表情,越的得意。

    “行呀,不答应就不答应。”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响起。

    众人循声看去,现出声的人,正是那名戴着面具的东日。

    禾巨鸣见宋云不过开光后期,他目光一冷,沉声道:“哪来的家伙,不过开光后期,居然敢插话,你现在立刻给我道歉,否则我要你好看!”

    “禾巨鸣,你如果想动手,那你试试!”

    周坤正腾地站了起来,结丹中期的气势外放,非常狂暴。

    虽然他对宋云没有什么好感,但此人的出现,毕竟让女儿振作了起来,他自然不会让此人出事。

    见周坤正站出来,周坤方和周坤元也都起身,虎视眈眈地盯着禾巨鸣三人。

    见此,禾巨鸣、禾巨狂、禾巨邪也不得不掂量掂量了。

    禾巨鸣瞥了眼宋云,向周坤正问道:“此人什么身份,你竟然如此重视他?”

    周坤正道:“他叫东日,是个炼丹师。”

    “呵呵,炼丹师?什么时候,炼丹师这么多了”

    禾巨鸣不屑一笑,道:“整个桃花源,难道还有比得上我们禾家吴子归的炼丹师不成?除非,他是来自天池灵地。不过看他不敢露出真面目的样子,他肯定不会来自天池派,应该只是个杂牌炼丹师吧。”

    听到这话,周坤正这边的人,都面露尴尬之色。

    要说宋云是高阶炼丹师,他们还真不信。

    毕竟炼丹师太过稀有,高阶的炼丹师,更是只有天池派才会有。

    整个桃花源,大概也就只有黄家和禾家有炼丹师。

    其他家族想要丹药,都需要向这两家购买,不然就只能直接服用灵草。

    当然,灵草也能辅助修炼,但相比丹药的效果,差了很多,而且还会在体内积淀毒素,有种拔苗助长的感觉。

    周坤正见禾巨鸣洋洋自得,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看向宋云,运气中带着几分不满,沉声道:“东日,你先坐下,我来和禾巨鸣谈判,周家、禾家之间的事情,用不着你插手。”

    “前辈,你们之间的事情,的确用不着我插手。”

    宋云对周坤正拱了拱手,然后指着禾巨鸣,歪了歪脖子,一副牛逼的样子,道:“可是,这个老家伙嘲笑我,这口气,我却是咽不下去。”

    人家可是结丹修者,你开光后期,咽不下气也得咽啊。

    众人撇了撇嘴,心说这小子脑子不对劲吧,居然招惹结丹修者,而且态度还如此嚣张。

    周坤正嘴角一抽,对宋云劝道:“年轻人,不要冲动,时刻保持冷静,能让你在武道的道路上,走得更远。”

    如果不是看在周秀娜的份上,周坤正恨不得一脚把宋云踢出去。

    宋云依旧淡定,对周坤正笑道:“前辈,我已经很冷静了。要是放在三年前,我肯定操起酒瓶,打爆这老家伙的鸟蛋。”

    听到这话,众人都是相当无语。

    这炼丹师,未免也太狂了。

    而且用酒瓶打架这种流氓的方式,也太低端了。

    “这个东日,到底什么来头,如此不知天高地厚的态度,怎么能让秀娜突然振作起来?”

    “我倒是很佩服他的态度,如果我面对禾巨鸣,我可不敢这么嚣张。”

    “他嚣张又如何,禾家的性子,你们不是不知道,他得罪了禾巨鸣,禾巨鸣想方设法,也会杀了他。”

    众人看着浑身黑袍的宋云,都暗暗摇头。

    “哈哈哈……”

    禾巨鸣眼中露出狠色,大声地笑起来,道:“我还以为是什么高人,原来不仅是个杂牌炼丹师,还是个自以为是的杂牌炼丹师。”

    说着,他看向周正坤,道:“周家主,我今天算是见识周家的底蕴了,一个杂牌炼丹师,在周家也能如此毫无尊卑,狂妄自大,可想而知,你们周家,啧啧,怕是不行了。”

    周坤正面色青一阵白一阵,压住怒火,转头对宋云道:“东日,你先下去休息,这里的事情,用不着你。”

    宋云固执道:“前辈,我说了,我和这老家伙的仇还没算呢。”

    “你……”

    周坤正双目一瞪,气得吹胡子瞪眼,自己明明给了你台阶,你不仅不下,还自己搭了个台子往高处走了,疯了吧?

    “哼哼,周家主,这杂牌炼丹师,倒是有些意思。”

    禾巨鸣嘴角勾起阴险的冷笑,对周坤正道:“不如,咱们就用这杂牌炼丹师,赌一把如何?”

    周坤正对宋云没有半点信心,张嘴就要拒绝。

    不过,没等他说话,周秀娜站了起来,对禾巨鸣道:“说,赌什么,只要和炼丹有关,随便你赌什么都可以。”

    说到炼丹,周秀娜对宋云充满了信心。

    至少面对桃花源里的炼丹师,她还是对宋云有信心的。

    见周秀娜站出来,禾巨鸣目光一亮,瞥了眼周坤正,道:“周家主,你女儿说的话,可算数?”

    周坤正皱了下眉头,埋怨道:“秀娜,你怎么这么莽撞。”

    周秀娜正色道:“父亲,你相信东日,炼丹方面,他能行的。”

    “你这……唉!”

    周坤正叹息一声,心想死马当活马医了,就信女儿一次。

    他转头看向禾巨鸣,道:“禾巨鸣,说吧,你想怎么赌?”

    禾巨鸣阴徹徹地对禾巨鸣道:“很简单,只要这个杂牌炼丹师,能够炼制出血玉丹,那么我就承认,他是真正的炼丹师。到时候,禾家的地火,免费借给你治疗脊柱伤势。如果他练不成血玉丹,哼哼,那么地火还是借给你,不过你们付出的修炼资源,达到八成。”

    闻言,周坤正没好气道:“你开什么玩笑,这个规则根本不公平。血玉丹只有宋云能够炼制,连吴子归都不行,你让东日炼制血玉丹,根本是刁难他。”

    禾巨鸣取出一个丹方,拍在桌上,冷笑道:“丹方,炼丹手法,我这里都有。敢不敢赌,就看你们自己了。”

    “不赌,根本没有胜算。”

    没等周坤正说话,宋云开口道。

    众人不解的看向他,你刚才不是很嚣张,为何突然又不赌了?

    禾巨鸣皮笑肉不笑道:“杂牌炼丹师,看样子,你是害怕了,既然害怕,就不要那么嚣张。今天你可以不赌,但是明天你就不得不赌。到时候,赌注,就是你的人头!”

    说出这句话,禾巨鸣是摆明了要在事后找宋云算账。

    宋云道:“不是我害怕,而是你给的丹方,差了一味重要的灵草,没有那种灵草,就算你是丹神,也别想炼制出血玉丹。”

    禾巨鸣道:“哼,你自己不行,别怪丹方。这血玉丹的丹方,是宋云给我们禾家的,怎么可能有假?”

    “宋云给的,就不能是假的?”宋云鄙视道:“上次桃花源武会之前,宋云伪装成云辰,在交易会买了大量灵草,最后还高价买了猫鸢草,之后,他就炼制了血玉丹,由此可见,猫鸢草就是炼制血玉丹的重要材料。”

    禾巨鸣拿起丹方一看,现里面果然没有猫鸢草。

    他面色难看,如此简单的道理,自己当初怎么没想到,不然早点搜集到猫鸢草的话,早就成功炼制出血玉丹,禾家的中坚力量会大幅增强。

    “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搜集了猫鸢草之后,让吴子归炼制血玉丹?”

    这时,宋云又开口了。

    禾巨鸣看向他,没有回答,显然是默认了。

    宋云接着道:“不过,你不用费心思了,一方面是猫鸢草十分稀有,宋云能够得到一株,完全是因为他人品好、长得帅;另一方面,就算你们找到猫鸢草,吴子归也不可能炼制出血玉丹?”

    禾巨鸣已经被带进了宋云的套路中,不由自主问道:“为什么?”

    宋云从面具中露出的眼睛里,满是鄙视之色,道:“你傻呀你,丹方宋云能骗你们,难道炼制手法不会?他写的手法是错的,他根本就是在骗你们。也真不知道你们禾家几个结丹境的老家伙,脑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竟然信以为真。”

    听到这话,禾巨鸣面色越来越难看。

    他气得刷刷刷地撕烂了手中的丹方,指着宋云,怒吼道:“东日是吧,哼,你这个杂牌炼丹师,我现在和你赌,换个方式,不炼制血玉丹,如果……好,如果你能调用丹火,我们禾家的地火,不止借给周坤正疗伤,还会拿出三成的修炼资源,送给你。不然,我就当场杀了你。”

    丹火!

    听到这话,周家这边响起鄙夷的声音。

    “禾巨鸣,你简直不要脸,他才开光后期,怎么可能凝聚出丹火,你让他调用丹火,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哼!禾巨鸣,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

    “别说他开光后期,就算结丹境,也就天池派有一名长老,凝聚出了丹火。”

    “再说了,他如果真的能调用丹火,还用得着你们禾家的地火,来给我们家主治疗脊柱的伤势吗?”

    众人义愤填膺,周坤正盯着禾巨鸣,冷声帮宋云说话,道:“禾巨鸣,东日可以和你赌,但是你所说的条件,太过分了。”

    禾巨鸣耸了耸肩,一脸无赖的表情,道:“看来,你们还是不敢玩。谁说必须结丹境的丹火才行,收服的灵火,也属于丹火的范畴,他可以收服灵火呀?”

    周坤元指着禾巨鸣,怒道:“你这根本就是耍赖!”

    周坤方道:“灵火稀有,整个桃花源只是禾家和黄家拥有,也仅仅是能引用,却并不能被收服。要想收服灵火,必须达到结丹境,凝结金丹,才能压制住收服的灵火力量,不然的话,会灵火爆裂而亡。”

    “如今整个华夏,收服的灵火,也就只有天池派的心脉火。而且那火焰还是天池派传承下来,是当年天池派的前辈收服下来,并非天池派结丹修者自己收服。现在宋云还未进阶结丹境,你让他收服灵火,这和使用丹火,有什么区别?都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众人全都怒斥禾巨鸣,都认为他提出的条件太苛刻,不可能完成。

    禾巨鸣脸皮却是够厚,不以为意地笑了笑,道:“这么说,这个杂牌炼丹师,他是害怕了?呵呵,你不是很嚣张吗,怎么不敢接招了,有种的,你就接招,放出灵火来,我再附加一个惩罚,我叫你爷爷,不不不,我叫你祖宗,老祖宗。”

    在禾巨鸣眼里,宋云就算炼丹天赋再逆天,也不可能在开光后期凝聚丹火,更不可能收服灵火。

    所以这一场,如果宋云敢战,他自认为赢定了,所以什么样的赌注,他都敢下。

    就在众人以为,宋云会拒绝禾巨鸣的挑衅时,他笑了起来:“呵呵,禾巨鸣,你可真不要脸。既然你那么想叫我老祖宗,我不满足你的话,岂不是很对不起你。”

    禾巨鸣目光一亮,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宋云摸了摸鼻子,很装逼地说道:“当然,我就尝试一下,万一我这个天才,待会凝聚出了丹火呢?”

    尼玛,别说你是天才,就算你是神,也不能在开光后期,凝聚出丹火啊,因为你没有金丹,又哪来的丹火。

    禾巨鸣看向周坤正,问道:“周家主,这个杂牌炼丹师答应了,不知道,你敢不敢接招?”

    宋云知道周坤正不会同意,于是抢过了话头,对禾巨鸣道:“这是你我之间的恩怨,不要牵连到周家。如果我调用丹火成功,也不借用你们的地火,你们拿出三成的资源给周家,另外你叫我三声老祖宗就行。”

    禾巨鸣冷笑道:“如果你不成功呢?”

    宋云道:“不成功,那我的命就交给你,你可以直接杀我,我身上的一切东西,也都属于你。”

    。m.